經濟學人──髮夾彎來囉:購買核燃料再次流行,投資基金與發電廠共逐一塊鈾!

Published on:

麥金泰爾合夥企業(McIntyre Partnerships)這家紐約的避險基金,正常情況下就買賣股票和債券而已。但於12月3日,它告訴投資人,它正在買入一項大宗商品:鈾。合夥企業的創辦人克里斯‧麥金泰爾(Chris McIntyre)說,這個「輕微的異常狀況」是合情合理的,因為這種金屬的價格的復甦力道令人印象深刻。鈾的現貨價格自四月以來,已經漲了41%,逼近兩年以來的高點(見圖),在此之前供給面終於達成早該做的減產。

鈾在2011年的福島核災後失寵,該核災導致日本和德國關閉核電廠,並讓其他地方緩建核電廠(鈾,或由鈾合成的鈽,是必要的核燃料)。但依據UX顧問公司(UXC)的數據,即便近來價格上漲,鈾來到1磅29美元的價位(1公斤64美元),價格還是比2011年的高峰低了60%。今年或許四分之三的鈾產出的生產成本,會比這個價位還高。

鈾礦開採商的減產反應來的緩慢,是因為大部分的鈾銷售量,都由2011年以前的長期合約綁定,現貨價格對銷售幾乎沒有什麼影響。然而那些合約慢慢要到期了。很少合約會撐過2020的。生產者「終於在表示一些責任感了」,最大礦業公司之一的一位高管這麼說。

最大鈾生產商哈薩克國家原子能公司(Kazatomprom) ,在12月承諾要減產20%。 它的加拿大對手公司卡梅科(Cameco),接著說它要閒置位於薩斯喀徹溫省 ,全世界最大的鈾礦區,減少全球供應量11%。卡梅科現在靠在現貨市場上買鈾,以履行現行的合約。一家澳洲公司,帕拉丁能源公司(Paladin Energy),已經破產。但與此同時,消費量正往上爬。今年的全球核能發電量終於回到福島前的水平。供需再一次接近平衡。

鈾價也受買入持有投資工具的支撐,例如紐約的鈾交易公司(Uranium Trading),和倫敦的黃餅公司(Yellow Cake),兩家都在大撒幣。黃餅這家五個月前上市的公司,現在看到它第一桶鈾的價值漲了超過三分之一。避險基金也重新回歸。整體而言,今年到現在為止,各路基金占了現貨市場交易量的16%。隸屬鈾能源(Uranium Energy)這家美國公司的史考特‧梅爾比(Scott Melbye)說:「它們正在火上澆油。」

可是避險基金是善變的。UX顧問公司的強納生‧辛茲(Jonathan Hinze)表示,2007年它們進入市場的時候,把鈾價抬到一磅136美元。它們金融危機後的撤退導致價格崩盤。

不過長期趨勢現在卻是清晰的。全球需求在2035年以前,預期將漲44%。中國大陸有19座核子反應爐正在興建,另外還有41座正在規劃中。印度正在建6座,還考慮再建個15座。沙烏地阿拉伯正尋求把它的頭兩個建案包出去。埃及、約旦、土耳其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都宣布了新的建廠計畫。這些核電廠都會需要新的礦藏。黃餅公司的老闆安德烈‧立本柏格(Andre Liebenberg)估計,如果要開發這些新礦,現貨價格必須漲到50到60美元的價位。

更高的鈾價對顧客來說,不是什麼值得擔心的事。燃料成本佔核電廠營運成本的比重,遠小於它佔燃煤或燃氣電廠成本的比重。比較令進口國擔心的,反而是供給量是否安全無虞。在11月26日,中國國核海外鈾資源開發公司(China National Uranium Corporation)這家國營公司,買了一座納米比亞的礦區,確保自己能拿到全球3%的產出。這顯示中國大陸認真看待這個問題。美國政府則在考慮是否要以國安名義,去限制進口,支持國內生產。

不過大出口國,例如供應了全球五分之二產出的哈薩克,則是樂觀以對。大家對鈾的需求非常不受價格影響。如果鈾變得更貴,他們應該可以魚與黃餅兼得。

原文連結

Buying nuclear fuel is back in fashion - U-turn
經濟學人---髮夾彎(購買核燃料再次流行)


譯者:雷景名
核能流言終結者成員
對語言與歷史有興趣的翻譯工作者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