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人──電力的權力鬥爭:德國領導歐盟能源轉型,但帶給鄰國高昂代價

Published on:

在去年11月於波昂召開的聯合國氣候峰會,有些美國人想出了自己回應川普決定退出巴黎協議的方法。在主要會議大樓外,他們搭起帳篷,藉以容納來自20個州和110個城市的吵雜聯軍,並打著「我們仍然堅守」(We are still in)的旗號。有些非美國的會議代表覺得這個邊緣活動比氣候會談更讓他們感到安心。因為這顯示,即便沒有川普和美國聯邦政府,美國的地方社運人士仍然堅守著協議的精神。

歐盟和中國大陸,正以各自的方式,逐漸肩負起美國在氣候領導上的衣缽。然而,要完全挑起美國留下的重擔,依然是艱鉅的任務(見文:Switching to renewables will not be as rapid as many hope - Word of warming)。現在歐盟的計畫最為大膽,它想要領導轉向使用乾淨能源的轉型過程,目標是在2050年以前,將自己的排放量,從1990年的水平,往下削去80到95%的溫室氣體。這意味著它的能源系統幾乎要完全去碳化。德國認為它在2000年發起的Energiewende(能源轉型)所帶來的經驗,讓它有資格幫忙引領世界擺脫化石燃料。但不是它所有的鄰居都喜歡它提供的模式。

先從天然氣開始講吧。在接下來幾十年,德國有可能要仰賴進口的天然氣,因為它逐步淘汰核能和燃煤電廠,又引入更多風力和太陽能發電的電力。歐洲其他地方的天然氣儲量正在下降,比如說荷蘭的狀況就是這樣。所以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Gazprom)這個俄羅斯能源巨頭,在5個跨國能源公司的支持下,開展一項工程,鋪設一條潛下波羅的海的新管道,把天然氣送到德國。這條管道就叫北溪天然氣2號管道(Nord Stream 2)。2號管道在2019年以前,會把俄國對歐洲的供氣能力提升一倍,也會取代走烏克蘭和斯洛伐克入歐的同志弟兄管道(Brotherhood pipeline)的大部分供氣能力,進而減少兩國的過路費收入(見以下地圖)。

北溪天然氣2號管道高度影響歐美團結。歐洲議會稱這條管道會增加歐洲對單一輸氣路線的依賴性,對能源安全有害。美國外交官說它讓歐洲暴露在被俄國用供氣問題操縱的風中,就像烏克蘭之前一樣(這條路線也會損害美國想出口更多液化天然氣到歐洲的策略,但這些外交官對此閉口不談)。外交政策的鷹派人士相信,它會增加俄國對歐洲經濟的影響力並削弱烏克蘭。

俄國和德國則反駁,稱這條管道只是一個單純的商業冒險活動。管道的支持者並不將之視為俄國潛在的鎖喉工具,反而認為這讓俄國與歐洲綁得更緊了,因為貿易會增加彼此的互賴。但這個計畫已經在德國和它的東邊鄰國間產生了嫌隙。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Energiewende上,凸顯再生能源在溢出邊界後,令各國意見分歧的效果有多大。德國一開始只把衝刺風力和太陽能發電的規模完全當成家務事。在2011年日本福島核災後決定廢核,也是針對國內一個根基深厚的遊說團體的回應。德國在增加再生能源的時候,並沒有徵詢過鄰國的意見,即使它的電網跟其他很多國家的能源系統是相連的。

外交政策上的影響自那時起變得更加廣泛。即便有了北溪天然氣2號管道,再生能源依然是德國減少對進口化石燃料依賴的策略之一(它大部分的煤和石油都來自俄國)。此外,德國也希望Energiewende能在乾淨能源科技上帶給它全球性優勢。舉例來說,西門子在風機製造上已經成為了全球龍頭。

但是風能在德國北部地區快速擴散,又缺乏傳輸線路將電力導引到更南方的工業中心,已經讓人頭疼。挪威斯塔萬格大學(University of Stavanger)的托馬斯·薩迪克(Thomas Sattich)就寫到,當風吹的強勁時,多餘的再生能源電力就會被推向鄰國,例如波蘭、捷克還有荷蘭,阻塞它們的電力系統。過多的再生能源也會壓低批發電價,不利投資。

連上電網

處理此類問題的最好辦法,就是促成更多的跨國界合作,並架設更多高壓電纜。歐盟執委會即將完成數項法規包裹,藉以重新設計歐盟的電力市場。一月時,歐洲議會的議員也提議增加歐盟再生能源比重的目標,要在2030年以前增加到35%。

挪威因為坐擁豐沛且不間斷的水力發電資源,想要扮演歐洲「綠色電池」的角色。它也是有參加北海國家離岸電網計畫(North Sea Countries’ Offshore Grid Initiative)的北海十國之一,這個計畫旨在創造一個區域性的超級電網。歐盟執委會的米格爾·阿里亞斯·卡涅特(Miguel Arias Cañete)說這種程度的互通連結是必須的,如果大家要達成再生能源佔比35%的目標。但他也提醒,地方社區會反對巨大醜陋的電纜線,國家電網的營運商也會反對交出自主權。執委會想必有時候很希望擁有中國大陸官員對能源政策的那種控制權。

原文連結

Europe tries to lead the way on clean energy - Power struggle
經濟學人---電力的權力鬥爭


譯者:雷景名
核能流言終結者成員
對語言與歷史有興趣的翻譯工作者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