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階核廢哪裡去?

Published on:

這個月三月十二日的反核遊行人數較往年明顯減少很多,原因與新政府即將上台且其明確主張廢核不無關連。先不說新政府廢核後的供電替代方案可不可行,既有的放射性廢棄物(即俗稱的核廢料)如何處理,便是一項立即的重大考驗。

一般而言,放射性廢棄物依其活度大小不同,可初步區分為低階與高階放射性廢棄物兩類,受限於篇幅本文僅討論低階的部分。低階放射性廢棄物的活度不高且半衰期相對較短,如鈷六十為5.27年、銫一三七為30.17年,這一類廢棄物在台灣地區目前總共約有二十萬桶,其中九萬七千多桶,存放於蘭嶼,其他十萬餘桶主要存放於核電廠內,極少數存放於龍潭的核能研究所內。低階放射性廢棄物的來源中,超過百分之九十來自於電廠內產出的廢液、用過的樹脂、以及非常少數受汙染的手套、鞋套、工作服等,其他不到百分之十的部分來自於全國醫、農、工、研的廢棄物,核能研究所內存放的就是屬於這一類。

為什麼核電廠與醫、農、工、研產出的低階放射性廢棄物會在民國七十一年起被送往蘭嶼?這其實與當年原本要進行的海拋計畫有關,蘭嶼因地理位置的關係被選為中繼的儲存場,並非當時的政府刻意忽視原住民的權益而興建儲存場。三十多年前,政府原本依照當時的國際作法,準備將已經柏油及水泥固化後的廢棄物桶,海拋於台灣東部外海的深海溝中,當時的規劃是把蘭嶼儲存場做為廢棄物桶的臨時集中場所。

就在我國打算正式執行海拋之前,國際公法經過修訂,規定不准再以海拋方式處理低階放射性廢棄物,於是當時集中處理的廢棄物桶從此留了下來,而且儲存場持續收納新的廢棄物桶至民國八十五年五月為止。蘭嶼儲存場從中繼場所變成暫存場所,雖然儲存場周邊的環境輻射劑量率均符合法規要求,蘭嶼地區各部落的實測輻射劑量率也都維持在安全無虞的背景值,但當時的政府顯然沒有經過當地原住民的同意,也因此爆發了後來阻擋運送廢棄物船隻於碼頭卸載的抗爭事件。

民國八十五年之後,核電廠的低階放射性廢棄不再外送,直接存放於電廠內的廢棄物倉庫,至於醫、農、工、研產出的廢棄物,則集中存放於核能研究所迄今。

三十多年前,我國受惠於核能發電所提供的穩定與充足電力(核電的裝置容量在民國七十四年曾經高達50%),經濟發展突飛猛進,創造了令人稱羨的經濟奇蹟。未來不管核電廠是否延役,這些低階放射性廢棄物終究需要一個最終處置場,更何況來自醫、農、工、研的廢棄物依舊會持續產生,如何適當地加以處置是我們這個世代無可迴避的責任。低階放射性廢棄物並不可怕,如同全世界其他使用核能發電的國家,我們只是需要一個地質穩定的場所存放,簡單但恰當的輻射防護措施,再等待其在百年的時間內自然衰減即可。

在極盡全力反核之後,新政府是否考慮到上任之後,將會因鄰避效應與曾被自己無限誇大的輻射影響,以至於日後對於低階放射性廢棄物的處置進退維谷?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