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鴻年博士,跟賀立維、徐光蓉等招搖撞騙之輩混在一起,實在有損您的身段啊!

Published on:

卓鴻年博士回應我批評黃國昌的文章,宣稱指出我文中有關使用後核燃料中期乾式貯存與尤卡山計劃兩點不正確的說法。但是我看了一下,發現卓鴻年博士大概是沒看清楚文章所以誤會了。

為了讀者方便,我採用反核部隊Ada Chou的譯文。但AC姐有多次超譯的紀錄,所以我還是附上卓鴻年博士的原文

1.

卓:『美國與其他核電國家對於使用後核燃料中期乾式貯存的需求,並沒有被列入當初建造與營運核電廠的計劃內;只有中期濕式儲存在冷卻池中,才有被列入核電廠的設計。中期乾式貯存是後來當使用後核燃料/高階核廢料最終貯置場無法在預定的時間內建好,才應需求而產生的暫時解決辦法(按,否則冷卻池滿載,核電廠則無法繼續運轉)。』

卓鴻年博士說的這部分沒錯,但完全沒有反駁我的說法,甚至還加強了我的說服力。

以美國來說,尋找高階核廢料最終處置場是聯邦政府的責任,民營核電廠業者也已經為此繳交費用作為基金。但是當聯邦政府未能如期找到最終處置場,導致核電廠業者必須興建乾式貯存設施以維持營運,是業者的合法權利,而且這筆錢理應由聯邦政府負擔。

回到台灣的情況,我說的是:『針對個別電廠的乾貯設施,是運轉需要的特定設施,沒有選址問題,除非是要另蓋集中式乾貯設施。』

在廠區內,若要興建新的濕式貯存設施(用過燃料池)、乾式貯存設施,都沒有重新選址的問題,只要符合法定的環境影響評估、投資可行性評估、安全分析評估等程序即可。

用過燃料池滿了,要不要再蓋一座?可以,但因為燃料池需要主動冷卻設備,要用水用電,而且從舊燃料池連結到新燃料池的水下作業空間規劃很麻煩,實在不是聰明人幹的事。

卓鴻年博士一定知道燃料棒從反應爐退出、在燃料池冷卻幾年之後,衰變熱會大幅下降到只需要空氣對流散熱即可,乾式貯存的鋼桶和混凝土護箱也能很好地阻隔輻射。

所以世界各國大量採用乾式貯存設施,這已經是很成熟且安全的技術。乾貯放在廠區內,也是絕大部分電廠的做法。至於有些人說要給乾式貯存設施蓋屋頂、吹冷氣才安全,只是想故意拖延的手段,與安全性無關。

黃國昌卻希望將已經使用過的核燃料從核電廠內移出,另外在國內尋找一個地方統一放置,這勢必面臨各地方政府的反彈、地方民意的反彈、地點妥善性的爭議。明眼人都知道,這同樣是「技術上可以處理,但政治上不能被處理」的手段,否則之後就沒辦法消費這個議題了。

2.

卓:『有關尤卡山計劃,美國至今仍然尚未決定它是否會復活。美國核能管理委員會(NRC)發照的決定只是核能管理方面的一個步驟,最後會如何演變是取決於未來美國政府、國會,以及其他程序。要說該計劃的決策只是政治因素,未免過於簡化。它其實是美國核廢料法案及其修正案(US Nuclear Waste Policy Act and its Amendment)沒有獲得內華達州的支持與共識,所導致的複雜的政治後果。』

卓鴻年博士這段寫得前後矛盾,先說「說該計劃的決策只是政治因素,未免過於簡化」,結果馬上又說原因是「複雜的政治後果」。

的確,連當地人都認為尤卡山計畫受阻,是由於複雜的政治因素。

Eureka County, Nevada -- Yucca Mountain.org, Fri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FAQ's

"However, the State of Nevada and other groups believe politics played a huge role in the decision. Notably, when the 1987 NWPA amendments were passed, the Speaker of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was Jim Wright, from Texas, and the House majority leader was Tom Foley, from Washington State. Nevada was the smallest and politically weakest state of the three."

我知道卓鴻年博士也參與過尤卡山計畫,但可能貴人多忘事,順手幫您做個小整理,恢復一下記憶。

‧2008年,美國能源部向美國核管會送件申請在尤卡山建造永久處置設施計畫(包括軍用高階核廢棄物)許可執照。

‧2009年,歐巴馬上任後為實現競選承諾宣布關閉設施計畫,美國能源部隨後提出終止申請尤卡山設施計畫執照。

‧2010年,美國核管會認為能源部無權單方面撤銷國會通過的計畫,需再次提出申請;美國聯邦法院也受理反對能源部終止尤卡山設施計畫訴訟。

‧2011年,歐巴馬拒絕編列尤卡山設施計畫預算,美國核管會暫緩審查。

‧2012年,美國眾議院通過議案修正,給予核管會預算進行審查;聯邦法院要求核管會公布尤卡山設施計畫的安全審查分析報告。

‧2013年,美國聯邦法院裁決要求核管會完成尤卡山設施計畫的安全審查分析報告,繼續進行執照核發程序。

‧2014年,美國核管會完成尤卡山設施計畫部份安全審查分析報告,場址是安全的。

‧2015年,美國核管會完成尤卡山設施計畫其餘報告。

尤卡山計畫從未終止,只有政治角力暫緩。目前的進度只剩下資金、土地水源控制權、最終環評報告以及建照發放待解決。當然,這不是說尤卡山計畫從此就一帆風順,我也從未這樣認為。

再說一次,政治因素很複雜的嘛。

3.

卓:『尤卡山計劃給美國的一個教訓,就是未來核能設施選址的共識,公民教育與參與是非常重要的。也許台灣在任何核電相關設施上,都該記取此教訓。展開公民對話,以及政府機構的政策資訊透明化,是民主社會的重要原素。』

這段我是同意的,但就如我之前所說:『事實是,新建設施必須經過環評、投資可行性評估、安全分析等程序。環評程序本來就有範疇界定、公告閱覽、說明會、公聽會等公民參與的途徑。』

如果要談公民參與,那為什麼當地居民支持尤卡山計畫的意見無法被突顯?

Top 10 Facts About Yucca Mountain - Nuclear Energy Institute

"In 2012 Nye County sent a letter to the secretary of energy agreeing to host the repository in line with the recommendations of the Blue Ribbon Commission on America’s Nuclear Future for consent-based siting of such facilities. It was only the latest of several resolutions in support of the project."

同樣的,為什麼那些北海岸居民支持核電廠的聲音、恆春鎮居民支持核電廠的聲音、蘭嶼居民支持低階核廢料貯存場的聲音,從來沒有被重視?大家以為當地人一定都反核嗎?錯,但他們已經「被代表」所以沒辦法「公民對話」!請問這就是我們希望的民主社會嗎?

4.

說到最後,我有個問題想順便請教卓鴻年博士。

為什麼您過去幾年來,總是跟反核團體(反核部隊、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等等)勾搭在一起,卻又不指正它們的錯誤?依您的學經歷,想必知道反核團體說了多少謊,您為何故意裝作沒看見呢?您的盤算到底是什麼?

跟賀立維、徐光蓉等招搖撞騙之輩混在一起,實在有損您的身段啊!


黃士修
核能流言終結者創辦人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