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要成為清潔能源革命的領頭羊,最後一座核電廠關閉與否開始論戰了;準備要非核無媒改燒天然氣的台灣呢?

Published on:

封面照片:James Hansen says environmentalists and world leaders must accept nuclear power now to avoid catastrophic climate change. — Credits: CNN
Nuclear power plants could be a solution to global climate change, Scientists say – AFRICSIS

評論文章:Closing This Nuclear Plant Could Cause an Environmental Disaster | Mother Jones by Tim McDonnell


代阿布洛峽谷核電廠坐落在風景秀麗的群山,俯瞰加州海岸,在離洛杉磯以北,幾個小時的車程。在San Onofre核電廠於2013年關閉後,已是該州僅存的核電廠,分攤加州1/10的電力來源,服務超過300萬戶家庭和企業。


加州的最後一所核電廠,代阿布洛峽谷電廠(Diablo Canyon Power Plant),位置距離該縣城San Luis Obispo不到20公里,人口約5萬人。

自60年代末期建廠的廠開始,代阿布洛峽谷核電廠一直是爭論核能使用的焦點。 1981年,大約2000名的反核示威抗議活動,其中括著名歌手Jackson Browne在施工現場被逮捕。於是乎,該廠一直有像塞拉俱樂部(Sierra Club)及地球之友(Friends of the Earth)等環保團體的反對直到現在。(參考:Shut It Down: Diablo Canyon Nuclear Power Plant

但最近有了不尋常的變化趨勢,該核電廠也吸引了美國的一些最突出的環保和氣候科學家的支持。

上週,在試圖努力使峽谷核電廠在不久將來不會被關閉的行動中,有一封給布朗州長Jerry Brown及擁有電廠經營的公司Pacific Gas & Electric CEO聯名信。信中警告說:「關閉峽谷電廠將使本就不易達成的碳排放減量的氣候目標更為艱鉅。」61個簽署人中包括Whole Earth Catalog創始人Stewart Brand,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氣候科學家James Hansen和麻省理工學院的Kerry Emanuel,以及哈佛大學心理學家Steven Pinker。

他們關切PG&E的工廠運轉執照更新的最後期限。目前電廠的兩部機組執照到期年份分別為2024與2025年。如果PG&E要延長電廠的運轉年限,它必需尋求Brown州長辦公室當局,其中很有可能是來自電廠所在縣的San Luis Obispo的官員審核。在信中極力呼籲該電廠的運轉執照能延續到2040年。

但是更新延長執照的流程尚未成案。「我們對於執照更新的進度還沒有決定,」發言人補充說,公司還正在研究該地區的地震活動。 (該電廠距離附近的幾個主要斷層線不遠。)該公司營運執行長Tony Earley給舊金山紀事報(San Francisco Chronicle)的聲明更直言不諱:「現在我們已經自顧不暇了,不需要再成為另一個焦點了。」到2024的執照更新期限似乎還有一段漫漫長路,但該公司的執行幹部應該早在2009年以前就已經在默默醞釀了。

近年來的全球氣候變化運動聲勢越來越大,也再度引發核能使用的爭論。對於所有認為的缺失 ─ 核廢料處理,連結到到冷戰時期的軍備競賽,巨大的核災幽靈 ─ 核電廠,再連結到產生大量的零溫室氣體排放電力優勢。回到上世紀的80年代,歌手Jackson Browne及它們的激進反核團體可能不是問題,但現在已經變成不得不重視的問題了。國際能源機構最近的一項分析發現,為了達到去年12月巴黎氣候協議所規定的降溫目標,全球能源生產的核電部分將需要從2013年的11%左右,成長到2030年的到16%。(與此同時,火力燃煤發電要從41%降至19%,而風力發電需要從3%成長至11%。)

在巴黎氣候會議上,Hansen ─ 可能是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氣候學家,早在1988年他就在美國國會發表關於全球暖化現象的預警 ─ ,表示核能「對於氣候變遷的解決方案組合中有不可忽視的巨大潛力。」Hansen和他的盟友們在過去一年持續地在演講評論中鼓吹這個論點,在鷹派的氣候運動團體中開始產生了歧異:一派是認為沒有核能協助是不可能達到零碳排放的能源,另一派是認為只要使用來自於風能與太陽能就能達到零碳排放。

其中前者是Michael Shellenberger,直到最近還是奧克蘭的環境智庫Breakthrough Institute的總裁,現在推動一個新的團體Environmental Progress。Shellenberger推動了代阿布洛峽谷核電廠議題討論,他意識到只有進行核能大辯論才能重新聚焦這個既存電廠的未來走向。

「我厭煩了對未來的爭論,」他說。「讓我們現在決定加州的最大單一清潔能源的未來。」

根據Shellenberge的研究,代阿布洛峽谷核電廠的產出電力是該州所有太陽能發電量的兩倍以上,同時請注意加州已經是美國排名第一的太陽能發電地區。關閉該核電廠,他說,不僅少掉了該州的五分之一零碳排放能源,相當於該地區道路上每年增加了200萬輛汽車的碳排放。這是因為該核電廠停止運轉後留下的電力缺口極有可能會被新的天然氣發電廠補上 ─ 這是過去San Onofre核電廠被關閉後所發生的事。

「代阿布洛峽谷核電廠的強大就在這裡,」他說。「如果你將它關閉了,碳排放量就會暴增這麼多。」

對於州長布朗,他曾試圖給加州定位為氣候政策和清潔能源的領頭羊,但他現相當尷尬;在70年代中期他的第一任州長期間,布朗反對此核電廠,但在2012年他說他對核電持開放態度,因為「有助於改善溫室氣體排放。」布朗的辦公室拒絕對Shellenberge的信做出評論。

加州在巴黎會談中發揮了很大的影響力,包括布朗及該州的政界和商界領袖,很有企圖心的參予了溫室氣體減排的目標制定過程,包括其上限,碳交易方案與清潔能源投資等。儘管如此,2000年以來加州的碳排放減量的速度為7.5%,仍然低於美國全國平均的9.6%,所以要加快步伐,使全州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到2050年要達到1990年的80%以下的終極目標

這個問題,Shellenberge說的是,儘管太陽能電池板在路邊道旁屋頂和電動車多如牛毛,「人們不明白的是所發出的累計電量完全無法與單一核電廠相比。」此外,他補充說,核電廠還有供電穩定,不受風量大小或是有無陽光影響的的優勢。

也有其他對於核能並不那麼好的分析提供參考。私營研究公司Energy and Environmental Economics對2015年的加州委託研究發現,該州可以快速發展再生能源,不需要核能也能夠在2030年達成氣候目標,只要加上能源效率和電網設備的升級投資。

Mark Jacobson ─ 一位史丹福大學工程教授曾經發表幾個著名研究:美國如何以100%的可再生能源生存 ─ 他相信加州可以達成非核以後的清潔能源目標。「維護代阿布洛峽谷核電廠的成本不僅只是昂貴,轉移這些資金到更為清潔可再生能源發展,但它也將導致停機時間,從而轉換給目前仍在污染和碳排放的背景電網之中,」(「背景電網(Background Grid)」指的是正常的電網,它必須填滿少了代阿布洛峽谷核電廠之後的電力缺口。)他電子郵件中寫道。根據Jacobson,「一個更有效的解決方案是使用這些資金,以進一步發展清潔可再生能源。」

現在,阿布洛峽谷核電廠的命運還不清楚。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環保律師Steven Weissman,從核電廠一開始就看著的他說 : 該州的的最大的問題不是比例小的核電 ─ 反而是佔最大比列的天然氣和煤炭。

「你打算怎麼面對化石燃料能源?」他說。「如果不解決這個問題,就不可能解決你的碳排放減量的氣候目標。」

文章來源

加州要成為清潔能源革命的領頭羊, 最後一座核電廠關閉與否開始論戰了; 準備要非核無媒改燒天然氣的台灣呢?


譯者:彭世平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