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純寬教授回應方儉:我以清大核工的一份子為榮

Published on: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於1947年成立原子能委員會,負責原子能的研究、發展、應用與管制。1953年12月美國總統艾森豪在聯合國發表演說,追求原子能的和平用途。1955年聯合國在瑞士日內瓦召開第一屆原子能和平用途國際會議,當時我國還是聯合國會員國,也受邀參加會議。我國也在1955年5月成立原子能委員會,1956年國立清華大學在台復校,設立原子科學研究所,蓋了一座原子反應器。並於1964年成立核工系與數學系,開始招收大學部學生。從此,清華成為國內原子科學重鎮,推動我國進入原子能時代。可見,當時政府洞燭先機,與世界接軌,推動核能發電建設,才有後來三十多年的經濟發展動力,清大核工學子之貢獻,實在不可抹滅。

清華核工在原子能的和平用途的發展上,不勝枚舉。在核能發電的領域上,我們的研究也是享譽國際,例如與台電一同開發的「斷然處置措施」(URG),不但登上國際期刊,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核能署(OECD/NEA)與歐盟核安管制者組織(EC/ENSREG)的專家小組來台對國內核電廠進行壓力測試時,均肯定台灣核電廠的安全,也認為URG為核電廠因應複合式天災之強項;國際沸水式與壓水式核能機組業主組織(BWROG與PWROG)之國際專家也分別專程來台舉辦URG研討會,與我方專家深入討論,會後結論指出URG對於電廠因應類似福島事故是明顯有所助益的。

另外我們有跟台北榮總癌症中心與日本京都大學合作,展開BNCT(硼中子捕獲治療技術)的研究,來治療頭頸部腫瘤患者,未來還可用在肝癌及皮膚癌治療,為癌症病友提供治癒率更高且副作用更小的醫療方法。這項研究在芬蘭、荷蘭、瑞典、捷克和日本也有在進行,而清大核工和日本京都大學的研究進度目前是世界第一,可謂是台灣之光。

除了上述的BNCT研究,用來治療甲狀腺癌的碘-131藥物原料,目前國內的唯一來源就是來自清大的原子爐;台大地質系教授也跟我們合作過, 開展了國內氬40/氬39同位素定年技術(演伸自鉀-氬定年法),在國內地質研究領域留下重要的里程碑。

台灣使用核能發電已有三十多年,在經歷藍綠兩黨執政後,核能成本均沒有大幅的變動,足以證明核能發電確實是供應給台灣穩定且低廉的電力,能源局的最新報告也指出非核家園會讓台灣的發電成本一年要多付出近2000億新台幣的代價。如果台灣沒有核能發電,在2008年的國際燃料大漲與金融風暴時期,其電價漲幅絕對會更高並對民生經濟衝擊更大,所以核能發電對台灣的功勞不容反核人士忽視與抹黑。

核廢料的危險性跟其他發電方式的廢棄物相比是偏低的。去年年底在法國巴黎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1),並通過歷史性的《巴黎協議》,195個與會國家一致同意控制温室氣體排放,國際能源總署(IEA)表示,為了滿足排放目標,除了發展再生能源,全球核電也必須從現有約400GW的裝置容量提升到2050年的1,000GW。台灣用過核燃料也都經過妥善處理與保管,無論是過去、現在與未來都不會傷害台灣土地與人民,處理經費也都在掌握之中,現今核能發電成本中有0.17元就是用來處理核廢料,並定期檢討經費是否足夠,在經歷藍綠兩黨執政後的至今並未增加,就可證明並未低估核廢料的處理經費。

清華核工不只在原子能領域有所貢獻,在工程科學的研究領域也包括了燃料電池、太陽能電池等低碳能源,另外在半導體製程、奈米科技、微機電系統、電漿科學與工程等領域皆有所著墨。國內外知名學術機構都可見到我們系友的身影,例如:新加坡微電子研究所所長、香港城市大學校長、中央研究院院士、IEEE(國際電機電子工程師學會)終身成就獎得主等,還有國內外數十間科技公司的董事長、總經理等皆有我們系上的系友。所以清大核工對於培育台灣多方面人才是有不可抹滅的貢獻。

清大核工是全國唯一具規模與完整的核工專長人才培育聖地。從設立至今,畢業系友已近5000人。在迫切需要專業技術的原能會和台電中,有許多清大核工的系友在任職,是理所當然的。核電廠是集結多項專業領域之大成的產物,所以也有許多其他領域的專家參與其中,也絕對不單是清大核工的功勞。(事實上,台電歷年有十七位董事長與十四位總經理,其中只有一位來自清大核工的系友)。歷任政府以配合國家發展,舉才任用,清大核工教授與系友得以貢獻所學,造福國家社會,正是全體台灣人民之幸。我深以做為清大核工教授及系友的一份子,覺得光榮與驕傲。

2016.02.04

以清大核工的一份子為榮(施純寬)
轉型正義從非核開始(方儉)


施純寬教授
清華大學核工與工科系系友會理事長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