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氣候會議被台灣媒體忽略的聲音

Published on:

四位世界頂級的的氣候學家Hansen, Wigley, Caldeira及Emanuel幾位博士,在12月3日的COP21記者會上對反核的環保領袖宣戰:後者的反核立場對於我們的環境及地球的未來造成了不必要的嚴重傷害。有鑑於更急迫的地球暖化趨勢變化,四位科學家挑戰這些仍然堅持反核立場的環保領袖們,要它們覺醒,轉而支持發展部署安全環保的核能發電。

記者會文字稿:James Hansen & Top Climate Scientists to Issue Challenge at Paris COP21
評論文章:Paris COP21 And The Urgent Need For More Nuclear Energy by James Conca

本篇是評論文章的中文翻譯,不通順之處還請自行參照原文。


在巴黎的COP21氣候會議伴隨著複雜的心情下已經結束了。這當然是歷史性的,全世界都一致認為氣候變遷是一個需要解決的大問題。196個國家簽署協議,做了一些事情 ─ 特別是限制全球的氣溫在本世紀末上升不能超過2°C (3.6°F)。這件事本身就已經意含著全球性問題的思維已經轉變。

但許多人認為該協議並沒有真正做到事情,因為協議不具強制力。正如Bill Bckbben,環保戰士和350.org的創始人之一說:「這並沒有拯救地球,但它可能保存拯救地球的機會。」

巴黎氣候會議的結論主要是每一個國家同意拿出一個碳排放減量計劃,也就是各個「國家自定預期貢獻」(INDCs) ─ 每五年要做一次審查。此外,富國每年提供一兆美元以幫助貧窮國家實現這些目標,並在財務融資上提供可能的擔保貸款。這後一點其實是最重要的,預期未來十年能夠提供數兆美元的氣候援助。

以印度為例,在印度建造風力發電機的貸款利率約16%。但由於歐盟的貸款擔保,利率下降到4%左右。在達成與未達成這些氣候目標之間,全球的融資狀況還是會有所不同。

巴黎協定的政府部長的會議上一致通過,但這並不意味著所有196個國家將批准它。法國外長Laurent Fabius,也就是會議主席,有權力在週六決定宣布是否達成了共識,是的在週六他決定達成了共識。55個國家,佔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至少為55%,現在必須在它們各自的國家批准或核准該協定。

但是所有這些企圖心現在看不到有被實踐的可能。為了限制全球平均溫度達到2°C,全球電力行業將需要在本世紀中做到沒有碳排放。做到這一點的唯一方法是綜合多種技術,包括核能和可再生能源在內。

核電已經是成熟的技術。阻礙其快速發展的並不是它的技術,也不是他的安全,更不是科學的問題,而是來自於政治與社會的障礙。目前生產全球所產生的低碳電力中的第一大為水力,佔16%;第二大是核能,佔11%。以全球的碳排放來看,核能與水力相當,每年都減少了20億公噸的碳排放。

經過十年的強力推廣與稅賦投資優惠下,風能、太陽能、地熱能和生質能的總和只有2%,合計每年僅減少一億公噸的二氧化碳排放。

圖:美國發電工業所減少的二氧化碳排放 單位:百萬公噸

國際能源署(IEA)表示,為了滿足所期望的排放目標,全球核電必須從現有約400 GW提升到2050年的1,000 GW, 建設成本約8兆美金,每年產生約9兆度的電。同時還假設風能與太陽能分別能達到約2,000 GW,每年產生約10兆度的電,建設成本約20兆美金。

所以在合理的建造速度下擴充核能,在世紀末前可以將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降至350 ppm,達到幾乎一半的碳排放減量的目標。

核能作為減緩氣候變遷的主要選項所以在巴黎會議被提出來討論,在「國家自定預期貢獻」(INDCs)中,主要的碳排放國如中國、美國及印度已將核能作為其減碳的重要組成。然而不尋常的是,在主會場中核能反而並不常被討論。

我們知道如何解決核廢料問題,現在有新的,更安全及更具效率的反應爐,核能的可使用壽命週期的碳排放量與風能一樣低,核能的使用壽命週期成本與天然氣相當。只是公眾並不知道媒體仍舊使用舊的錯誤信息。而更由於害怕反核人士,許多領導人都不敢討論核能。

在巴黎,美國核能學會會長Gene Grecheck說:「政策制定者在諸如COP21的會議中不需要害怕說出他們對核能技術的支持」,因為每次認真檢視能緩和氣候變遷的所有能源技術後,結論都是必須要將大量的核能放在組合裡。

身為核能大使與核能氣候聯盟的一部分,Grecheck和ANS通信總監Tari Marshall在巴黎協助傳遞資訊給聯合國代表們,在減少二氧化碳排放上面,核能可以作為關鍵選項,幫助所有國家滿足它們碳排放減量的目標。

關於這些討論中,來自於去年報告已經有主張要現有的三倍核能,等於需要超過一千個新的反應爐以穩定二氧化碳排放量,報告機構有「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國際能源署」、「聯合國可持續發展解決方案網絡和全球委員會 ─ 經濟及氣候部分」。

更具有說服力的是四位世界頂級的的氣候學家Dr. James Hansen, Dr. Tom Wigley, Dr. Ken Caldeira及Dr. Kerry Emanuel,在12月3日的COP21記者會上,以核能來對世界各國領導人和環保人士所提出的挑戰。

這些關於核能的團體所提出的新研究顯示,將世界經濟全面轉為非碳化(fully decarbonizing)有更加的迫切性。他們也表示,僅僅以可再生能源並無法將暖化溫度限制在2°C以內。更進一步強調,為避免本世紀的氣候系統被危險的人類干擾,大幅擴充核能電力是非常必要的。

這四位科學家概述了如何只使用主要的潔淨能源,其中包括了可再生能源與核能,以具有效率及節能的組合策略,可以避免世紀末最惡劣的氣候變化 ─ 這些包括珊瑚礁消失,極端氣候所帶來的嚴重損害,大規模的生態難民遷徙,以及生物多樣性與全球生態系統的破壞等。

有鑑於更急迫的地球暖化趨勢變化,四位科學家挑戰這些仍然堅持反核立場的環保領袖們,要它們覺醒,轉而支持發展部署安全環保的核能發電。

例如,儘管所有證據證明了核電的非碳排優點,但主要環保團體代表「氣候行動組織」(Climate Action Network, CAN)仍然堅持核能不需要放在非碳排的電力組合之中。

Hansen, Wigley, Caldeira及Emanuel幾位博士對這些環保領袖宣戰:後者的反核立場對於我們的環境及地球的未來造成了不必要的嚴重傷害。

在主要的氣候會議上竟然忽略了權威的氣候科學家不僅只是荒謬而已,要加上愚蠢也還不夠,更帶來不可測的危險。

文章來源

巴黎氣候會議被台灣媒體忽略的聲音


譯者:彭世平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