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德國綠能的爐心熔毀:承諾選民一場良性的革命,但卻給了煤和高電價

Published on:

美國的氣候變遷社運份子會指著歐洲,尤其是德國,當作綠能道德的典範。但他們觀察梅克爾的政治搏鬥時應該看得更深入些。此際梅克爾在柏林試圖籌組新政府,而梅總理得在自己邁向失敗的能源革命的經濟輻射塵餘波中匍匐向前。

柏林上個月承認它無法達成2020年的碳減排目標。現在碳排跟1990年水平相比,只減少了不到30%,而不是梅克爾承諾的40%。在2030以前減少55%幾乎篤定遙不可及。

儘管付出了天文數字的代價,梅克爾還是失敗。具一項估計顯示,公司和住家在2000到2015年間,電費支出多了1250億歐元就為了補助再生能源,這還不包括數十億元的其他施捨。德國人加入丹麥人的行列,支付歐洲最高的住宅電價。德國的公司在工業用戶中,也支付著接近頂級的電費。這是梅克爾在9月大選中表現不如預期的一個大原因。

柏林自2000年以來,一直大力補助再生能源,主要透過上網電價補貼,要求電力公司以高於市價的價格購買再生能源的電力。梅克爾在2010年時讓整個舉措超速前進,引入 Energiewende ,也就是能源轉型。

計畫的中心就是提高減排目標,但德國眼看就要與這個目標失之交臂了。這個目標超過了歐盟其他國家的承諾,它們只要在2020以前減20%就可以了。這項政策也應該要將總能源消耗,在2050年以前,降至2008年水準的50%,而用電量就得減少25%。那對工業化國家來說,已經是夠高難度的了。但梅克爾接著在2011年把事情弄得更困難,在福島核災後草率承諾要在2022年以前逐步廢核。

能源轉型的狂熱擁護者說這項政策雖然遭遇問題,但正不斷取得成功。這說的不算錯,如果你的標準是丟夠多的錢到水里,總會有些錢露出水面的話。舉例來說,就裝置容量而言,再生能源已經幾乎能和傳統發電方式平起平坐了。

然而很多容量都被浪費了。只有三分之一的德國電力真的是從再生能源來的。柏林大力投資風力和太陽能,這些能源在德國部分地區很容易取得,但這些地方最不需要電力,德國北方尤其如此。因此德國又需要花一大筆錢蓋輸電線路,把電傳到南方的工業地帶。

其他的成本和風不吹,太陽不露臉時的供電問題有關,而這種情況在德國還經常出現。需要來當救援的傳統電廠絕大部分都是燃煤電廠,德國到現在有大概40%的電力還得仰賴燃煤。

天然氣比較乾淨,而且電廠容易升降載。但天然氣比煤更貴,而且日間尖峰時刻這種天然氣最能收回投資成本的時候,恰巧也是電力公司更有可能被要求要買價格過高的太陽能的時候。

因此,天然氣現在只佔了德國電力的9.4%,2010年的時候反而還略微超過14%。依據上個月美國能源資訊管理局(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的一份報告,天然氣佔美國發電量大約30%,而由煤轉氣可以解釋美國自2005年以來大部分的碳減排成果。德國家庭每度電要付將近36美分,美國平均是13美分。

這也難怪選民要反彈。民調顯示,德國人理論上喜歡環保,但問到家庭能源成本時又是另一回事。右翼的德國另類選擇黨(Alternative for Germany)贏得令人驚訝的13%選票,有部份是因為它承諾立刻終結能源轉型。一份來自萊布尼茲經濟研究所(RWI Leibniz Institute for Economic Research)的研究發現61%的德國人,每度電甚至不願再多付一歐分資助更多再生能源。

這讓梅克爾的執政聯盟組成談判陷入一團亂。她未來可能的夥伴綠黨,就想要加大能源轉型的扭曲,要禁煤,一開頭就要關20座最具汙染力的電廠。梅克爾中間偏右的基民盟最多願意關10座,承認關更多的話,2022廢核後會扼殺能源經濟。

不論她最後談出什麼結果,德國選民明顯想要梅克爾對自己綠色抱負的減碳成本誠實以對。如果她再繼續往飛漲的能源成本和骯髒的燃煤發電衝,就準備看著選民2021年搞另一場反抗吧。

原文連結

Germany’s Green Energy Meltdown - WSJ
華爾街日報--德國綠能的爐心熔毀


譯者:雷景名
核能流言終結者成員
對語言與歷史有興趣的翻譯工作者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