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核團體的能源民主想想

Published on:

臺灣反核團體跑去找了韓國的反核團體來取暖,大談如何開發「分散式」再生能源來實踐「能源民主」。但這種論點從頭到尾都是錯的。

首先,這個地球上能拿再生能源當基載的地區並不多,而臺灣確實無幸成為其中之一。所以臺灣的再生能源本質上就存在「可靠性低」與「穩定度低」的問題。為了確保發電量充足,所以再生能源大國都需要設置大規模的電網,來協調「發電量過多的地區」與「發電量不足的地區」。

換句話說:也許反核人士可以在自己的屋頂裝太陽能板,順便再於後院裝幾個氫氣蓄電組自用;但除非她們完全不在乎「臨到緊要關頭就沒電」與「今天太陽大、結果相關設備因為發電量過多用不完而燒掉」這種問題,不然她們就需要有電網來調度。而電網的架設與維護恰恰是經營電業中最大的成本之一;而且它偏偏就是不可能靠「分散式」方式來達成,更非靠想像出「智慧型電錶」就能取代的。

其次,既然再生能源的可靠性與穩定度都低,所以為了確保用電不中斷,再生能源電廠就必須同時準備一定額度的備用電源,而這個備用電源通常都是天然氣(偶爾也會用石油)。

所以,如果想搞「再生能源X分散式發電」,則意味著各地社區對於天然氣的需求也大幅增加。因此,若非統一設置天然氣輸氣管線,就是得在各社區設置中小型儲氣槽。

換句話說:若追求「再生能源X分散式發電」大夢,則最後的結果就是在自己家地下設置易燃氣體的線路,或是在自己家門口裝了個小型炸彈。

如果高雄因為有石化業的管線而讓市民恐懼到不行,則我不知道反核人士如何會為了「再生能源X分散式發電」而寧願讓自己家人每天生活在危險之中。

另外,民主理論家從來沒人主張過「分散式民主」這種東西。談小鎮民主者有之,談去中心化的政治參與者亦有之;但前者其實同時也談那種居民綿密的牢籠網絡(而非個人主義式的不羈自由),而後者則更強調跨節點的基礎建設(比方說前述提到的大規模電網)的重要性。

換句話說:臺灣也好,韓國也好,這些「反核X公民」團體所謂的「民主」,不過是看到「分散」兩個字就望文生義的「想想」而已;既沒有嚴謹的邏輯推理或理論辯證為基礎,更沒有可信的實證經驗作為支持。她們不僅對「自己於再生能源的不切實際幻想」深信不疑,甚至還將這種幻想投射成新的想像出來的民主模型。

問題是:這個世界上,無論是真實世界或理論推演中,唯一可能符合這些反核人士所想像的「民主」,只可能發生於一個偏遠、與世隔絕、自給自足、且居民彼此綿密連結的小鎮社區之中。真要說的話,臺灣就連綠島大概都不一定能符合這種定義,恐怕只有馬祖才有辦法。但前陣子澎湖由縣府號召縣民入股的風力發電公司不是才因為前景堪慮而在還沒開始營運的情形下就破產了嗎?如果連人口多十倍的澎湖都搞不起具有商業規模的再生能源公司,則要求小鎮鄉民自己發電自己用,又如何可能?

說到底,這些口號圖的終究還是「自己發電、賣給台電賺差價」而已吧?

先別說發電了。說用水。

水利資源是一個相對而言比較簡單的議題,因為無論是水庫、水池、河川、湖泊或地下逕流,靠的都是降雨。

所以,要搞「分散式」,水利比發電還要可行一些;因為大家只需要在屋頂或庭院裝上集水裝置,然後加上過濾設備,馬上就能「自己的水自己蓄、自己排」了。

但為什麼臺灣沒有環保團體出來主張「分散式用水」?因為小規模的濾水成本其實不低,而大型濾水淨水設備比較能發揮規模經濟。

此外,就算解決了水源與水質的問題,公民們仍然還是需要想辦法把尿水、糞水、洗碗水、洗澡水等廢水給排出家門之外。

最重要的是:即便公民們住在鄉間小鎮,不僅擁有大面積的蓄水池、高效能的濾水淨化設備、且屋外就有大海可以容納各種廢水,但由於家家戶戶都追求這種「分散式用水」的哲學,於是大家都不願意出錢搭建共享的水路管線,更沒有台電這種國營事業可以笨笨地用高價躉購公民的水;所以,若把這些成本算進來,「自己的水自己蓄、自己排」就會變成一個極端愚蠢的口號了。

這就是何以我們只會聽到「自己的電自己發」的口號,卻絕對聽不到「自己的水自己蓄、自己排」這種口號的緣故;因為雖然兩者其實都符合所謂「分散式公民」這種幻想口號,但後者根本沒有讓高喊這些口號的團體足以獲利、大吃國營事業豆腐的空間。

我不問「人家韓國反核人士來臺灣演講領多少錢?」,也不問「何以人家韓國正在拼命發展核能,但民間反核團體卻仍睜眼說瞎話地到處鼓吹與國家發展實情不符的小鎮公民式發電主張?」。

我只想問臺灣的反核團體一點:你們什麼時候「自己的水自己蓄、自己排」?

要知道:雖然成本貴了一點,但要想把一個家庭的所有污水都過濾重新利用,或至少是過濾後灌溉農田,這些都是技術上作得到的。

如果連水這種天然資源的「自產自用、自給自足」都作不到了,更遑論是得依賴渦輪風車與太陽能板這些〝高度人工、高科技、製程污染、大量耗能、依賴稀土與珍貴礦產〞之設施的「公民發電」呢?

作不到嗎?則,這些主張說穿了,其實不過是一群把外部成本轉嫁給國家與全體人民去承擔、好滿足自己「進步公民」想像的一群「環保傲慢者」的天方夜譚而已。


作者:Pei-Shi Lin
核能流言終結者成員
政治哲學研究者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