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陳威志對《破解福島十大教訓》的誤解

Published on:

陳威志先生可能根本沒有從頭看過《破解福島十大教訓》吧。

跳過「脈絡」與「文章鋪陳」,片段地挑出缺點,看來只為講自己想講的。任何一本書籍都可以從中挑出錯誤或缺陷,但無視「文章脈絡」的攻擊,讓人想起政治人物的辯論、口水戰。

他所謂的「理解」有很大的問題,以下依其順序列出幾項再破解。

1.這本手冊並未指出有多少人直接死於核災,且在第50頁已經清楚寫道更大的傷害是在撤離家園所必須面對的環境變化,以及因此而必須承受的壓力。事實上第8節整個就是在說明對於災民來講,傷害不是馬上致死,而是必須面對種種分歧對立,以及家園殘破的困境。文不對題的"破解",好似在做政治宣傳。

首先提醒陳威志先生所強調的「脈絡」,既然該手冊未能指出有多少人直接死於核災,那就不該過度強調核災的傷害,災民的撤離主要的因素包含核事故與地震災害兩部分。然而,就如同該手冊其他章節所述的錯誤觀念,誤導災民與民眾,致使災民受到更大更不公平的對待與危害。例如:錯誤的輻射量測方法,及所衍生的錯誤訊息散播產生的風評被害等。

這些錯誤的概念有意無意地暗示與混淆「地震關聯死」與「核災」的連結,造成無端的傷害與困擾,這才是洪國鈞學長為文破解《福島十大教訓》的動機。希望謠言止於智者,不要讓自己因為一時的情緒激動,加入傷害災民的行列當中。既然陳威志先生也認同傷害不是立即致死,那也請不要加入加害者的行列。

2.更是離譜。原文建議「先逃再說」,是鑒於官方毫無準備,且當事故發生時各種資訊混亂的日本經驗。原文脈絡是建議人民儘可能遠離核電廠,以避免長期的受曝;文中提到長期受曝的風險,但並沒有危言聳聽(p12-13)。洪先生所提政府的疏散有沒有沒效等是另一個議題,這是烏賊戰法。

陳威志先生本身才是真正的烏賊,原文標題開宗明義「遇緊急狀況時,先逃再說」,請陳威志先生把眼鏡戴上去,看清楚中文譯本第24頁內容:「因此,當核電廠發生緊急狀況時,不管有關單位有沒有下達疏散撤離指示,總之先跑就是了。換言之,儘早遠離核電廠是保命的基本原則。」陳威志先生卻偷換概念為「人民儘可能遠離核電廠,以避免長期的受曝」有影射「就算是正常運轉的核能電廠,也會造成長期的受曝」之嫌。試問原文脈絡哪一句話作出該建議?

回到原文,其脈絡非常清楚是「當核電廠發生緊急狀況時,不管有關單位有沒有下達疏散撤離指示,總之先跑就是了」(英文版:To safeguard your own life, irrespective of whether there are evacuation orders or not, one must run away in the first instance.),強調的是緊急狀況,但觀念仍然錯誤。事實上,在「緊急狀況」(很重要,請自行重覆三遍)之下,日本政府的疏散沒有效是事實,長期受曝的健康損失風險,遠小於胡亂疏散所造成的傷亡。這本《福島十大教訓》最危言聳聽之處莫過於此,完全沒有學到教訓,反而還延續錯誤,這種胡亂疏散先逃再說的策略只會造成更大的傷亡。

至於陳威志先生要用墨汁把「緊急狀況」四個字塗抹掉,除了請陳威志先生回去重念研究所外,也希望能夠以人自居,別當烏賊。

4.原文的第四教訓是說明災民應該有權接受全面性的健康檢查,如果要提出反駁,應該舉出日本政府的確有在進行的例子,但洪先生無端扯入IAEA、WHO與UNSCEAR均有調查,不知意圖何在?況且手冊中表示IAEA過度低估放射性的危害,洪先生應該對此提出反駁,不是嗎?

顯然回應者對於輻射防護毫無概念,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世界衛生組織(WHO)與聯合國輻射科學效應委員會(UNSCEAR)是國際間輻射健康損傷的權威研究機構。認為此三個國際機構對於福島核災研究報告的引用不重要,顯然是缺乏對此機構在輻射防護重要性的認知。

有關WHO對福島事故輻射傷害的調查研究,請參考:Health risk assessment from the nuclear accident after the 2011 Great East Japan earthquake and tsunami, based on a preliminary dose estimation

有關UNSCEAR對福島事故輻射傷害的研究,請參考:comprises the main text of the 2013 Report to the General Assembly (A/68/46) and one scientific annex: Annex A - Levels and effects of radiation exposure due to the nuclear accident after the 2011 great east-Japan earthquake and tsunami

上述兩份文件清楚表示:福島事件中無任何人被觀察到急性輻射效應(ARS)的健康損傷,當地的環境量測結果也沒有出現確定性「效應的門檻劑量紀錄,此外更沒有觀察到胎兒畸形等輻射敏感族群的傷害效應。因此,針對「需要讓災民接受全面性且可能具有侵入性傷害的健康檢查」是否合宜,顯然回應者並不清楚此些健康檢查的侵入風險,才會濫用同理心,卻未能體察此些檢查可能會發生額外風險帶來的健康損失。例如:無端照射斷層掃描,接受的輻射劑量遠超過福島事件中飯館村當地的年輻射暴露劑量,此即額外的健康損失風險。

至於手冊中表示IAEA過度低估放射性的傷害,卻未引用具體文獻,僅以「政府、電力業者或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等與核電有利益關係的機關組織,均低估放射線對健康的危害。」套句上面所說的批評,這就是「烏賊戰法」。既然陳威志先生指教洪國鈞學長回頭了解何謂文章摘要,我在此也質疑陳威志先生是否有受過基本研究訓練,特別是何謂引用參考文獻一事。

5.就是因為日本政府所做有限,日本民眾才被迫要捲起袖子自己進行監測,這是此小節的重點。洪先生一再指出一般民眾不夠專業,忽略了"脈絡",比日本官方還要維護官方立場。

顯然陳威志先生再次輕忽了錯誤資訊的危害性。輻射量測並不是一門簡單的技術,拿著未經校正或不正確的儀器在不匹配的輻射場任意進行量測,所得到的數據是無效的。輻射本身就是電磁波,對可見光敏感的底片可能對紅外線完全沒反應,此時拿著一般的底片在紅外線場量測,會完全錯估實際狀況。同樣的道理,沒有相關背景知識的民眾拿著未經校正的輻射度量儀器,量出來的不匹配數據到底有甚麼樣的物理意義,我想陳威志先生大概也不清楚「物理意義」有什麼意義。

如果所度量出來的數據毫無物理意義,請問以錯誤基礎建立的論證與規範,真的對災民有益處嗎?用錯誤資訊告訴災民當地很危險,或是把輻射值合格的安全食物錯量成輻射值超標的危險食物,我不認為這樣對災民有益,且建議應以嚴厲的態度去杜絕這樣的事態繼續發生。

6.人家文章就是在說不可能完全除污,為什麼洪先生還要重複一次?就是因為無法完全除污,才要避免產生輻射汙染的可能的核電廠。

再強調一次,在福島事件之前,早就因為超過2,000次的核子試爆(大氣、地面、水中、海上、地底等),全世界的土地其實都已經有放射性物質的沉積。也就是說,福島的土地早就因為人類的核子試爆而有放射性物質的沉積,所以要求將土地回復到零汙染的完全除汙狀態是不可能的。但若只要回復到事故前的狀況,是可以辦得到的,也是日本政府現在正在做的,包含表土置換或是水源除汙等。無論是否願不願意接受,人類自1945年後,就已經活在具有人造放射性物質的環境當中。

7.手冊的第三章,以及全文主旨也就是在說要督促政府進行各項準備,洪先生為何還要重複一次,然後又說這是破解?人家是在分享事以至此,日本應該確保作業員的待遇及健康管理,才有人力處理善後。而洪先生卻好像在跟日本政府說教口吻「你們當初要是怎樣,就不會這樣的口吻」

這裡要再次提醒陳威志先生自己所強調的「脈絡」一事,如果邏輯出了錯誤,是沒有辦法談脈絡的。既然是福島十大教訓,顯然就是避免事故的再發生,或是在發生之後不要再重蹈覆轍。看起來陳威志先生不知道預防重於治療的重要性,究竟是事故前預防核事故的惡化重要,還是發生核事故後去改善作業員的待遇與健康管理等緩災手段重要?想必陳威志先生並沒能想清楚答案,也沒想清楚教訓的目的是為了避免同樣的事件再發生,而給予後進的指教。

如果就控制核子事故而論,事前的預防絕對重於事後的緩和。如果能夠在黃金時刻抑制核子事故惡化,根本不必走到作業員必須現場復舊這一步,更不會有改善待遇跟健康管理的討論。所以從福島事故得到的最大教訓,應該是「必須在黃金時刻進行核子災害的惡化抑制,否則核災將無法得到控制。」而非「不改善作業員的待遇並進行妥善的健康管理,核災將無法得到控制。」顯然陳威志先生倒因為果,建議再去加強了解邏輯思考的重要性為宜。

8.手冊並沒有否認風評被害是大問題,洪先生是要破解甚麼?生活遭到破壞,而重建不能只靠金錢是此小節的主旨。

洪國鈞學長要破解的是,風評被害是要最優先解決的問題。這裡要說明的是事件處理的順序問題:就業、生計保障、住宅、教育、娛樂、心理諮商等的綜合性對策實乃必要,但是卻忽略了更優先的基本問題,也就是風評被害。或者說,災民的最大生活壓力來源究竟為何?根據福島大學丹波史紀教授於2011年9月開始在核能電廠周邊地方政府約3萬戶居民進行全數調查,並針對被迫長期過避難生活居民的生活問題進行的調查,了解對災民真正困擾在於風評被害(謠言傷害)所引發的記憶風化(災害記憶)。

此外,風評被害也影響福島各類商業活動的活潑化,致使災民陷入怨嘆與不安。最近的例子可以台灣(對日農產品進口的第三大國)禁止進口福島地區的農產品為例,即使已經沒有輻射檢出,仍違背科學證據禁止輸入。

日核災區食品 原能會:驗無輻射農民走不出311核災,此即風評被害的表現之一。台灣的媒體甚至是部分環團,也在此傷害福島居民的行列當中。

10.從開頭到結尾,手冊一直強調複合式災害的可怕,而這也是引發核災的重要因素之一。海嘯摧毀房屋,產生很多瓦礫;瓦礫因為核災的關係,而帶有輻射,所以清除緩慢,也不知道要堆放到哪裡,瓦礫要算是地震災害還是核災?

請陳威志先生自己看清楚《福島十大教訓》的內文,手冊中並沒有一直強調複合式災害的可怕,而是強調核子災害的可怕。內文的章節完全沒有述及地震與海嘯災害後的緩災,與復舊工作應如何成為後進的教訓,反而是過度強調或隱射核災害的嚴重性。且諸多的內容都進行了不當的連結:海嘯摧毀房屋,瓦礫帶有輻射,問題是輻射劑量有多少?內文完全沒有定量。

陳威志先生表示產生「很多」瓦礫,既然陳威志先生自稱受過嚴謹的研究所訓練,想必應該了解「很多」是一個形容詞,但不是一個定量的詞。「很多」是有多多,陳威志先生何不仔細調查?內文第42頁表示「中央是以線量高低來安排作業順序;不待行政機關進行除污,非撤離指示區的民眾們,已經捲起袖子自行除染。」顯然有更急迫需要除汙的地方。先不論當地的汙染是否是來自於誤量測所造成,但顯然災民能夠進出且可以徒手除汙的地方,這樣的瓦礫的輻射劑量非常有可能是屬於豁免管制的範圍。

我們再從內文第62頁內容「妻子最近跟他說,根據縣政府的調査,推估事故發生後4個月中受曝量累計達5毫西弗以上的縣民裡,大部分是他們村裡的人。渡邊先生對妻子感到相當愧疚。」可以了解,受曝的居民在5毫西弗以上是非常嚴重的。在此建議陳威志先生應重回大學就讀,以了解文獻回顧的重要性。

有關輻射健康損傷的參考文獻,請參考UNSCEAR 2010年報告:Summary of low-dose radiation effects on health。請陳威志先生先了解一下低劑量輻射的健康效應,再為文批評為宜。過度強調低劑量輻射傷害,特別是5毫西弗左右,此輻射暴露約略同廣東陽江地區的背景輻射,但當地無顯著健康危害,甚至有發現反例。

須不需要重上一次研究所,好好學怎麼摘要阿?

閱讀文獻並摘要的能力,大學就應該具備。陳威志先生需不需要重上一次大學,好好學怎麼閱讀文獻並摘要啊?

我想陳威志先生大概完全不知道要怎麼去做文獻回顧。寫論文不是寫作文,論文的重點在證據;脈絡跟文章鋪陳,叫做寫作文。連這種基本的文獻回顧概念都沒有,我建議陳威志先生在刮別人的鬍子之前,先把自己的鬍子刮乾淨。

話說,原破解的第3點與第9點完全沒被提到,表示陳威志先生承認自己「混淆地震與核災,應受法律制裁」嗎?


黃士修
核能流言終結者創辦人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