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念動搖:一項美國犯下的錯誤在福島核災後削弱了日本政府的威信

Published on:

格雷戈里·賈茨科(Gregory B. Jaczko)時任核管會主席,於2011年3月16日在華盛頓特區為了日本的核災狀況作證。

作者:Paul Blustein(前華盛頓郵報記者,現替國際治理創新中心和布魯金斯研究院工作)
2013.09.26

這是個誠實的錯誤。在2011年3月16日的早上,美國核能管理委員會的高官作出結論,他們認為福島第一核電廠四號機廢燃料池中的水應該都燒乾了。

之後因此發生了一件大大影響日本民眾對官員信賴程度的插曲。而且直到今日,數百萬計的日本人依然不吃該國東北部種出來的食物。不僅很多住東北部的人會限制他們孩子在戶外玩耍的時間,而且還有很多東北人逃到日本其他地方去,盡可能地遠離福島。他們其中很多人給的理由不外乎就是他們不知道是否還能相信政府對於輻射危害的說詞。

為什麼人們變得那麼多疑,而且他們是否應該這麼多疑是目前日本激烈爭論的主題。2011年3月16日發生的一連串事件在這場爭辯中被忽略掉了,但實際上這些事件應該得到重視。事後回顧起來,這段插曲或許是因福島核災所生的插曲中,影響最深遠的插曲之一。

在華盛頓時間早上6點半,就在第三次爆炸撼動福島第一核電廠不久之後,核管會當時40歲的主席格雷戈里·賈茨科就和他的部屬及其他美國官員一同開電話會議。早已趕到日本的職員們對爆炸造成的破壞作了驚人的報告。

「我覺得我們目前的狀況是這樣」,因資訊自由法而公佈的對話譯文顯示賈茨科是這麼告訴與會人士的。「我們現在可能必須假定有三個反應爐會失控,而且至多6個廢燃料池會出問題。」

在此之前,賈茨科所率領的核管會一直建議在日本的美國人聽從日本政府的指示。這些指示包括了核電廠外12英里的疏散區。因為有關爆炸對福島4號機廢燃料池影響的資訊,這個建議突然間看起來不太可靠。這個廢燃料池容納了超過1000支的燃料棒,而且很明顯的已經失去儲水能力。「牆都已經塌了,」一名在東京的核管會官員這麼告訴賈茨科,「而裡面只剩燃料棒。」

賈茨科是個物理博士,所以他和白宮的首席科學顧問們一樣,深知情況可能會演變成過熱的燃料棒著火並向大氣釋放出輻射粒子,而且輻射值會比爐心熔毀時可能釋放的量還多。(編按:請參考福島最糟糕的狀況:很多你聽到的福島核災傳聞都是錯的

「我認為我們需要採取所有的必要措施來處理這個問題。」賈茨科說道。「如果有必要全面撤離美國公民,那我們必須立刻發布指示完成任務。」

但與會人士都不知道事實上那個池子有著足夠的水,而且會一直保持這個狀態。不過賈茨科和他的同僚迅速的給白宮作出數項建議,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將美國公民的疏散區延伸至距核電廠50英里的地方。他們之所以會做出這樣的決定,有部份是因為他們深信那個池子不僅空了而且還失去了儲水能力。

電視媒體的鏡頭在那個下午的國會聽證會聚焦在賈茨科的身上。賈茨科是個敏感而且熱衷智性爭鬥的人(他之後會在同僚與職員的攻擊下,因為被控欺凌和情緒失控而在2012年辭職。),他不假詞色的說:「我們相信第二圍阻體(secondary containment)已經垮了,而且現在廢燃料池中沒有水。」美日兩邊的說法出現了差異,東京電力公司的發言人堅持池子很穩定,但也承認沒有證據可以證明。

世界各地的媒體把日本人形容成樂觀到非常可笑的一群人。「這是另一種地震。這是一場政治地震。」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分析家吉姆·沃爾希這麼告訴觀眾。「美國政府最高層級的核能官員出來坦白,說事態比日本政府說的還要糟。」在東京進行報導的安德森·庫珀(Anderson Cooper)說:「日本政府說法的可信度越來越有問題,而這一切現在因為美國政府官員看起來非常誠實的聲明而雪上加霜。」

日本當局對於核能事務的發言之所以會喪失公信力,有很大一部分是自找的。而其中就屬當時政府主要發言人枝野幸男的安撫最沒技巧,他只會不斷的掛保證強調當時的輻射水平「對人體沒有立即的危害。」但是要想到另一個比賈茨科的發言更能衝擊民眾對日本官方聲明信心的事件也實屬不易。

但在傍晚之前,賈茨科的下屬在他參加另一場電話會議時就已經開始調整他們對池子的評估了。在東京的美國職員從日本的調查員那取得資訊,而這份消息指出雖然保護池子的外牆雖然已經垮了,但是內牆依舊明顯完整無缺。而日本人也提供了其他證據。

查·卡斯托(Chuck Casto)是東京小組的隊長,他把這幾點傳達給賈茨科,表示他在看過日本人宣稱有拍到池水的影片後還是不相信池裡有水。對卡斯托來說,證據「不夠有力」。但他承認那個14個小時之前從直升機空拍的影片有拍到蒸氣逸散。

「所以你現在不認為那個池子是乾的嗎?我聽的意思對嗎?」依譯文的紀錄,賈茨科說了這句話。

卡斯托回道:「我會這麼說,截至昨天五點鐘,那個池子裡是有些水的。」

賈茨科說:「好,我現在已經公開聲明那個池子是乾的。」而卡斯托知道他之前說了這樣的話。「你認為這個說法並不準確嗎?」

卡斯托回說:「這個證據太不夠力,我們根本分不出來到底是什麼情況,我的意思是……」

「嗯,所以我說池子是乾的講法並不準確囉?」賈茨科說。「你是這個意思嗎?如果是這樣你可以直接說沒關係。」

「我會說現在說池子是乾的講法並不準確。」卡斯托回道。「從今天的影片看來,池子看起來在昨天5點還是有些水的,要不然不會有蒸氣冒出來。」

雖然這個資訊不會改變疏散區擴大的決定,但是這「跟我的信譽有關,這就是問題所在。」賈茨科說。

但賈茨科非但沒有立刻承認他的言論很明顯的言過其實,他還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堅守他的論調。雖然他有時候會講像「我希望我們的資訊並不精確」之類的話,但他的核管會一直要到2011年6月15日,也就是3個月後,才公開承認日本政府的評估一直都是對的。

賈茨科在一個訪談中替自己的立場辯護,他認為這是以他和他的職員當時深信的資訊作成的決定。「我們當時審視數據,搜羅資訊並試著評估那個池子到底是不是乾的。而我們當時的結論是池子是乾的。」他說。持平而論,通聯記錄顯示在上述的對話後有些職員克服了疑慮並越來越相信池子是乾的。卡斯托有一度還說他會「拿我的生涯做賭注。」但這些譯文也充滿了不確定性,例如這份2011年3月19日來自另一名職員的評論。「我們可以在這個房間做個表決,看看大家對池子真實狀況的想法,而我認為你會得到7種答案,雖然這只有6個人。」

不論2011年3月16日的事件造成的傷害有多大,一份在卡斯托和其他專家飛去東京前在核管會流通的備忘錄還是發人深省。

「我們所作的公開聲明具有很大的公信力,所以發言要非常小心。」一份由國際職員瑪格麗特·多恩所寫的備忘錄如此說道。「日本人進行危機處理已經到了第4天,而且他們之後依然會是最了解現行技術、法律、文化和監管問題的人。幫助日本人維持他們對自己領導人的信任是必要的。任何前後不一或會損及日本政府威信或專業的言論會有長遠的影饗,因為這些話會傷害現行的緊急作為和未來他們處理這些問題的能力。任何與日本人、其他國家或大眾傳播媒體的互動都應該將此點列入考量。」

原文連結

NRC response to Fukushima: A mistake turned public opinion against Japan.


譯者:雷景名
核能流言終結者成員
對語言與歷史有興趣的翻譯工作者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