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運作太複雜,群眾的認知太簡單

Published on:

上上個月我和「核能流言終結者」的朋友們一起去參觀龍門發電廠,也就是核四廠。實際去過核四廠後,讓我學到很多事,才真正知道有關核電廠運作的細部原理。

比方說,爐心內的純水經過核燃料加熱後成為水蒸氣,要先經過「乾燥」的過程,才可以用來推動渦輪機。水蒸氣要先「乾燥」,這聽起來非常矛盾且不合理,經過工程師解說才知道是要先把水蒸氣中的大顆水滴排除掉。因為大顆水滴如果長時間直接撞擊渦輪扇的葉片,會使得渦輪扇使用壽命縮短,這種專業的事真的是只有了解發電廠原理的專家才會知道。

在這裡,廠方人員也解說:「就算核四廠目前處於封存狀態,所有的機具仍要保持在運轉狀態,以免這些機具徹底損壞。因為那麼巨大的金屬軸承,如果長時間靜止不動,地球的重力會把軸承壓彎,即使是不到一毫米的彎曲,都會使整個機具損壞無法使用。維持運轉狀態是延長機具壽命的方式,要是哪天民眾發現真的電不夠用時,政府同意核四加入發電,核四廠就可以立即投入供電以服務民眾。」

我在參觀冷凝水廠房,看到台電一再宣傳的「潛艦級防水門」、「魚梯」之外,真正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廠方人員講述海洋生物驚人的附著力。核電廠要引入海水來進行冷卻,這些海水進入廠區時會先投氯氣消毒,就像游泳池會投氯一樣的原理。某一次大概是投的氯量不夠多,沒有把海水中的生物徹底殺光。廠方工作員發現某根軸承有出現偏差。把整個機具打開來看才發現,居然有顆牡蠣附生在上面,很難想像每秒1200轉的高速軸承,牡蠣還是有能力附生在上面。由此可見,如果要建造泡在海中的任何機具,包括所謂的潮汐發電,一定要有防範海洋生物附著的技術。畢竟潮汐發電可不像核能發電那樣,只要將進入廠區的海水消毒就可以防範。

很多的公民團體、社運人士也都有參觀過核四廠,只是我不確定他們是否和我一樣,學習到很多自己原本不懂的知識。如果來參觀的目的,都一直抱持著「抓出台電的錯誤」、「核四出包不該運轉」、「核能專家都在騙人」的心態,看任何事都不順眼就結束這次行程,那簡直就像入寶山而空手而回一樣的可惜。

單是核能發電,就包含那麼多不為公眾熟悉的知識在裡面。然而有很多的「公民團體」在對核能沒有任何正確認知情況下,只憑著自己的想像,就可以出書、演講、創作、寫歌…呼籲大眾一起來反對,這是很不負責任的行為。這類的反核人士經常是對再生能源充滿期待,但是他們卻對再生能源毫無認知,認知的程度就只有「風力與太陽能可以發電」這麼的淺薄。他們不知道的是:風力發電機在風太強與太弱的情況都不能用。太陽能發電會受天候狀況影響,而且佔地10平方公尺的裝置,裝置容量有數千瓦,實際上每小時卻只能發1度電。很多人對自己不懂的事就在全力推薦、大力吹捧,只能說:「世界運作的方式,不是你們的想像。」

這陣子在缺水,有些人在不具任何專業認知的情況下就罵:「怎麼不趁乾旱時替水庫清淤?」實際上水庫都有在清淤,問題在於:如果在旱季時要用怪手和卡車來清,卡車的車次要很多。假設一天要清出兩個標準游泳池的容量,大約就是要挖出5000立方公尺的砂石。砂石車合法的裝載量大約是12立方公尺,就需要416車次。如果一天工作10小時,就是每小時41輛砂石車不停的開進開出,這還只是一天挖出2個標準游池的量而已。用挖掘法來清淤又慢又花錢又沒效率,有效率的清淤法是在趁雨季多水時,用水力排砂,清淤量多又省工時。但是這種事很少人知道,多數人僅憑著想當然爾就開罵。

前陣子的「阿帕契風波」也是,社會大眾與名嘴就一再炒作「儀表板是機密,被拍攝讓美國不高興,影響美國對台軍售…」,完全是鬼扯。社會多數人不知道美國的航空展是隨便遊客拍攝儀表板的,美國對軍事武器的公開程度不是台灣人想像的那樣。現在吵得沸沸揚揚的台北大巨蛋,裡面肯定有非常多的專業在裡面被政客忽視,公眾也在全然無知的情況下,就隨著政客激情的演出而跟著義憤填膺。

文藝青年很喜歡關注社會,這應該是個好事。問題在於:很多文藝青年對關心的事務並沒有通盤的了解,不具備基本知識,只憑藉著「滿腔熱血」、「出於公義」就開始發表批評文章,內容當然錯誤百出,自曝其短。

延伸閱讀

國王的新衣:民進黨的新能源政策
能源想想:民進黨強行通過「非核家園施行條例草案」之民主挑戰


作者:江翔宇
核能流言終結者成員
勤益科大工程工業管理學系畢
興趣為科學、軍事、歷史、民主政治
現職為文書收發員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