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福島十大教訓》

Published on:

寫在前面:懶人回應

苦勞網在311四週年紀念的時刻,發表了「 《福島十大教訓》報告中文版」,在認真探討這所謂的十大教訓前,先用懶人回應快速看看這十條到底有沒有道理:

  1. 別被核電是安全的宣傳所騙 → 核電安全是事實不是宣傳。
  2. 遇緊急狀況時,先逃再說 → 掩蔽優於疏散,逃命沒有好處。
  3. 掌握相關資訊和留下紀錄 → 掌握資訊錯誤解讀,把地震傷害錯判為輻射傷害對於緩災無助益。
  4. 接受全面性健康調查與資訊公開是災民的權利 → 接受國際具公信力組織調查報告結論才能保障災民權益。
  5. 為確保食安與守護農林漁業,市民應參與檢測、偵測,以及資訊公開 → 輻射量測需由持照人員執行避免獲得錯誤資訊。
  6. 完全除污是不可能的 → 冷戰核子試爆已使全球汙染。
  7. 不改善作業員的待遇並進行妥善的健康管理,核災將無法得到控制 → 福島經驗讓我們知道不能在黃金時間採取正確作為將會使意外失去控制。
  8. 處理災民問題,不能欠缺生活與社區重建觀點 → 停止風評被害才是真正處理災民問題的根本。
  9. 制定與實施保護災民的法律應落實災民參與 → 應制定風評被害處罰法律才能落實保護災民的終極目標。
  10. 賠償重擔,全民背負 → 請記得海嘯災損遠大於輻射,主要的負擔來自海嘯破壞。

一、別被核電是安全的宣傳所騙?

事實上,核能發電仍然是最安全的發電方式,根據WHO報告,福島事件中,沒有任何一個人的死因是輻射致死。甚至是四年後的今天,也沒有任何一例輻射致病的確診病例,核能發電的危害性已經被過度渲染。而根據NEA的評估,核能發電造成的死亡人數僅次於風力發電,是所有發電方式第二低的。

二、遇緊急狀況時,先逃再說?

這樣的概念非常不可取。從日本的經驗已經充分了解:強制疏散未必能夠拯救生命。而IAEA近年的核能事故回應計畫,已經在檢討疏散的策略是否應該以掩蔽的策略取代。因為從日本的案例來說,疏散並沒有辦法達到預期的成效。日本政府透過疏散行動約可拯救240人的性命(根據LNT假設),但是光是到2012年3月,因為疏散造成的意外事故、延誤就醫與過勞死,就已經造成570人死亡。這樣的疏散行動已經沒有正當性,而國際間都已經在檢討疏散概念是否正確,本篇的教訓還要大家先逃再說,不但危言聳聽,而且非常不負責任。漠視因為疏散造成的死傷,根本無法感覺到有從本次的意外獲得教訓。

三、掌握相關資訊和留下紀錄?

這篇的內容混淆了地震關連死與輻射關連死,內容提到的1,704例死亡案例,是地震關連死,但是卻錯置混淆成與輻射相關。內容多處提及輻射劑量,顯然就是不當連結意圖造成錯誤印象,而這樣的內容,怎麼會是福島的教訓?這根本就是在造謠牟取一己之私。

四、接受全面性健康調查與資訊公開是災民的權利,現在的資訊顯然沒有公開?

因為正確的資訊被反核者掩蓋並企圖抹黑成黑箱資訊。事實上,目前福島事件的資訊都已經公開,IAEA、WHO與UNSCEAR均有調查報告出版,其結論都已經確認:沒有任何人在福島事件中有發生急性輻射效應現象,而其餘健康損失仍在觀察,截至目前皆沒有辦法推論部分個案與福島事件有關。如此清楚的敘述卻被惡意隱瞞,反而是一些錯誤資訊,例如:134位孩童罹患甲狀腺癌(事實上包含甲狀腺結節與良性瘤)的錯誤資訊,被當成是正確資訊傳遞。而傳遞並公開後者聳動的錯誤資訊,完全不見對災民有任何正面助益。

五、為確保食安與守護農林漁業,市民應參與檢測、偵測,以及資訊公開?

輻射的量測與度量是一門專門的學問,需有合適且經過校正的偵檢儀器,經受過訓練且領有執照的人員操作,才能測量精準,解讀正確。將輻射量測當成全民運動,每個人手持一部簡易偵檢器,此類偵檢器過於簡易且沒有經過校正,量測值僅為參考用。如果將該參考用值當成絕對值信任,恐怕會誤判放射性的強度,不但造成自己的恐慌,也造成社會的恐慌。這樣的主張如果沒有正確的配套措施,例如參與的市民需要受過輻射度量的訓練,量測的儀器必須正確且經過校正等,只怕會犯下跟輻射走調團一樣,貽笑國際的愚蠢樣態。

六、完全除污是不可能的?

完全除污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必要的。因為全世界在福島事件之前,核子試爆(大氣、地面、水中、海上、地底等)就已經超過2,000次,全世界的土地其實都已經有放射性物質的沉積。因此,不僅福島的土地無法做到完全除污,全世界的土地也無法做到完全除污。人類自1945年後,就已經活在具有人造放射性物質的環境當中,這是我們必須接受的事實。

七、不改善作業員的待遇並進行妥善的健康管理,核災將無法得到控制?

核災的規模取決於面對異常狀況時的果斷決定,就日本的情況,如果能夠在黃金時間內下達利用海水淹覆核子燃料的斷然處置策略;或是在氫氣累積前,下達利用海水淹覆圍阻體的嚴重事故處理導則策略,都可以有效抑制核災的惡化。然而當時並沒有在黃金時間內採取這樣的救援行動,使得放射性物質的外釋惡化,後來更因為氫氣爆炸加劇了災害的蔓延。因此我們可以知道,核災是否可以得到控制,不是在事故後去改善作業員的待遇與健康管理如此消極的作為;真正的控制應當在災害發生時採行的應變措施,才能真正有效的減緩災害。

八、處理災民問題,不能欠缺生活與社區重建觀點?

事實上,在福島的災民問題當中,最嚴重的問題是所謂的風評被害,也就是人云亦云流言散布造成的傷害。風評被害所造成的傷害遠大於生活或是社區重建的品質對災民生活的衝擊,而這些風評被害是來自於反核團體與媒體的不當渲染,將福島的災民與產品污名化,讓福島災民承受了二次傷害。不但使得福島的產品無法產銷,而且也在福島災民的身上貼了次等公民的標籤,這樣的風評被害才是最優先要處理的災民問題。

九、制定與實施保護災民的法律應落實災民參與?

就保護災民的法律來說,最重要應當制定的,就是制裁人云亦云流言散布造成的風評被害的法律。事實上,在多次福島相關的論壇當中,都可以清楚了解福島當地已經開始復興。然而,因為媒體與反核團體的渲染,造成當地的復興受阻,打擊災民的信心與自信心,這才是對災民最大最直接的傷害,因此,制定與實施保護災民的法律,首先就應該要制定制裁傷害災民,對謠言製造者的嚴懲與賠償條例(如散布錯誤資訊謠傳靜岡茶輻射超標的作家),如此才是真正保護災民。

十賠償重擔,全民背負?

這裡已經將海嘯的損失與核災的損失畫上等號。事實上,日本國民負擔的是整體東日本大地震及其海嘯造成的損失。放射性物質外釋與核能電廠的損失,只是其中一部分。整體而言,絕大部分的財損與生命損失仍然是海嘯造成(以死亡人數看,海嘯死亡人數超過兩萬人;以輻射傷害造成的死亡人數,則為零人),因此將整體地震海嘯造成的損失歸咎在福島電廠的熔損事故當中,是非常不合理,而且是非常有心且惡意的將兩者損失結合,企圖造成福島事件的錯誤印象。

以上為回應福島核災的十大教訓逐條答辯的參考資料,提供各位參考。

延伸閱讀

福島核災簡介
輻射ABC
核能看透透 - 福島專區


作者: 洪國鈞
清華大學工科系核工程組碩士、世界核能大學暑期學院結業
台電員工,長期任職於核電廠與核能溝通小組
曾經歷19次核電廠大修工作、7次燃料檢驗工作、6次核子燃料運送與貯存工作
親身參與龍門電廠(核四)興建與試運轉
擁有傳遞第一手正確核電資訊的專業與能力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