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反核人士寫在2015/03/14反核大遊行之前

Published on:

親愛的我的朋友,幾段話醞釀了一年多想說,如果您不喜歡,那我也感到遺憾,但我還想跟各位做朋友:

314週六又是年度反核遊行,我知道很多人迫不及待要上街去,去年要上班的我不能參加,今年也是,明年也是,每一年都是。
然而不是不能,而是不願意。我所見的廢核遊行儼然成為一場大拜拜。

自從自己表態到搜集各種資訊再到行動落實在生活中,到現在仍無法持續參與任何一種環保團體,他們跟我的理念無法完全搭上線,所以一直都是個人在環台行動,思考越多,就越不可能只放在不支持核能的角度上面,而是綜觀看所有能源的取捨之下的環境影響。一念及此,我拼命送反核書籍的動作必須停止,因為擁核的書籍也需要一起送給陌生朋友才是公平,公平看待能源的問題。

觀察了兩年,我發現狀況都沒有改善多少,唯一有變化的是核四停擺了,反核的氣勢變強了,好像小勝一場,而依然在每年的遊行上重複著一樣的活動、一樣的上街表態。

表態了的隔天多數人的生活沒有太多轉變,問題沒有解決,污染依舊在,使用能源的生活型態沒有因為這樣有了大幅度的政策調整,有些關心能源的朋友們依然過著浪費能源、鋪張浪費的日子。

我想過,如果主辦單位叫得動這麼多人參加遊行,而這些人們是一起去海邊淨灘會不會更好?這些人一起去北中南山區、平地撿垃圾、規劃植樹會不會更好?這些人在同一天去店家、住戶宣導世界地球日熄燈一小時甚至以上的概念會不會更好?

雖然我從抗爭進入關心社會運動,卻發現抗爭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辦法,那像是溝通不良、相互吵架的一種。

我不再劃分自己是屬於哪一塊區域的人,臉書反核封面幾經思考也跟著下架了,但是我的行動依然在持續,只是遊行表態對我來說似乎是一種鋪張浪費的行為,我不會勸阻各位不要去,只是希望在遊行現場的朋友們,請好好思考和觀察這個活動對你自己的真實意義。
我也鼓勵 核能流言終結者的志士們要到現場宣導綠電申購時,可以光明正大地穿著核終的團服,跟反核的朋友們一起溝通綠電申請的優劣處,不應該因為制服而被貼上標籤,這樣也是預設所有參與活動的人們的心態是與核終者對立的。(當初綠電開放申購時我急著要申請,但被我先生阻止,因為我忘記我們即將有一大筆房貸要扛,不然會很榮幸我是繼其君兄後全台申購的第二位個體戶。)
錢,可以做很多很好的事情,即便我無法全數投入在上面,但用自己的方式去實行我的理想。

我們一直在做重大選擇,我相信兩方絕對都是為了大環境好,但選擇了之後要扎實地做事,用喊的不會比較快解決問題。


本文經由陳育芳女士授權同意刊載
編按:
陳育芳女士是《核電員工的最後遺言蔓延計畫》的發起人,但是她在接觸核能流言終結者、研讀大量核能相關資訊之後,認知到原來能源問題不是口號,上街遊行搞大拜拜更不能解決問題,便暫時停止了該書的散布行動。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