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調的輻射調查帶來走調的恐慌

Published on:

於2015年1月19日《蘋果日報》報導了輻射走調團的諸位朋友做了許多調查,查到了有碘131、鈽、銥-192等劇毒核種疑似與核電廠燒核廢料有關。相關新聞並有華視等媒體作了跟進報導。筆者對此行為甚感憂心,其猶如於幽黑電影院內謊稱失火一般,是嚴重影響公眾安全的行為。

如同在現實生活中不會拿秤卡車地磅去量加在甜點裡的糖量,不同的尺度與精度需要不同的量測設備,這是進行科學實驗最根本的要求。但從輻射走調團的官方資訊來看,所使用的設備為identiFINDER2,由該型設備的操作手冊指出其適用在有較高劑量的輻射工作場所,其靈敏度與解析度並不足以分辨低強度輻射,更遑論找出正確的核種來源。

同時使用者在量測前也應瞭解各儀器限制,在公布前也應向相關專業人士做討論與諮詢。事實上輻射量測是有相關的認證與執照的,在原能會的網站即公布有合格的業者。以這次在臺北火車站量測到銫為例,事實上輻射走調團照片顯示其量測結果之信心度(confidence)為4,該設備之量測信心度由劣至優分別可為0至10,信心度為4可謂不高;輻射走調團未諮詢相關領域專家,在公布相關調查結果時又未能完整顯示各量測之信心度資料,顯然未能符合完整資訊揭露之要求令人感到遺憾。

同時也很遺憾在蘋果的報導中看到公衛領域的張武修教授對天然核種與人工核種差異的說法。然對於任何有基礎物理知識的讀者皆知,無論是哪一種核種,其放射能量都是來自於不同的粒子(particles)與光子(photons)所組合,在輻射防護中則以Alpha、Beta粒子、及Gamma、X射線最為重要。天然的輻射線來源例如煙草中所帶有的釙、水泥與花崗岩中的氡以其劑量與進入人體之方式對人體的危害遠勝於張教授所擔憂的人工核種。著名的科普頻道Veritasium就曾經拍攝過一部影片比較世界上輻射最強的地方(影片1, 影片2),事實上吸煙者肺部所承受的輻射更遠超過居住在車諾比災區居民承受的劑量。

一般民眾在未能瞭解相關資訊的情況下,可能會被錯誤的資訊誤導,新聞中直接報導如臺北火車站等具有劇毒人工核種等資訊,對於許多必須要經由火車站通勤之年輕學子、乃至於孕婦等將會造成嚴重的心理負擔,增加無謂的社會成本。如此豈是負責任之行為?

事實上本土相關背景輻射的研究早在2011年即已進行過,2014年清華大學核工所許榮鈞教授即曾投稿科學月刊做說明。在2011年9月許教授實驗室利用非常高靈敏度的輻射偵檢器大範圍調查台灣環境輻射的變化。範圍含括了清大至合歡山以及環島公路量測還有三座核電廠周圍。量測結果如圖一所示,事實上影響游離輻射最大的因素是海拔高度,海拔越高則輻射越強,劑量最高處為武嶺的0.15μSv/h(與原能會網站監測結果類似)。更與一般印象不同的是,在核電廠周圍並沒有量到特別異常的情況。事實上本次輻射走調團所採用之identiFINDER2,由於受到設備精度的限制根本不可能精確讀計出與許教授相同的變化量,其所公布之數據僅屬於該儀器合理之誤差範圍。這些觀察另外指出一件事實,儘管天然輻射會隨區域不同的各地有所差異,但總體來說劑量皆很小,實沒必要過份誇大輻射對居民的影響,造成無謂聯想或恐慌。於此更須強調的,想要測量低強度輻射的變化需要使用很靈敏的儀器,同時應該小心解釋並驗證測量結果,才是一個負責任的調查報告。

如同輻射走調團的設計在國外也有,日本的SAFECAST即是一個重要的例子。同時日本的日本原子力規制委員會(相當於我國原能會)、日本原子力研究開發機構(相當於我國核研所)、先進工業科學與技術研究所(ADVANCED INDUSTRI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也與SAFECAST等計畫有所合作。在日本的計畫中,當量測到超標的輻射時,系統會發警報訊息給相關的人,然而其目的並不是要警告民眾輻射超標趕緊逃命;是為了要提醒相關的量測設備所有者該與其他同區域的量測結果進行比較,以確認設備是否需要重新校正、調整量測方法或真的量測到異常的輻射數值。任何對外的正式警告與判斷還是要經過日本的官方單位來發佈,以避免沒有必要的慌亂與錯誤資訊。

國內民眾如需要相關的資訊可至官方的輻射地圖參考相關資訊並與民間的資訊作多方比較後再行判斷。在此有必要宣導的一個小觀念是,當真的有核災發生時,應該要依照主管機關的指示進行相關的避難動作。例如緊閉門窗、避免外出進行室內掩蔽就是一個很有效的方式。理由是倘若發生福島之類的核災時,一旦輻射物質噴發出來,而只要不接觸到這些輻射物質同時避免食用被污染的食物與飲水,反而可以大幅降低人體污染的風險。出門到處跑,反而更加危險。

但是我們依然肯定民間輻射調查的優點與其必要性,畢竟資訊的透明與公開對於整體社會在輻射的認知上是有正面幫助的,同時也可以彌補政府機關的不足。在福島核災時,就發生了政府未能及時公告各地輻射量測資訊,導致地方政府任意遷徙的結果使災民遷徙到了輻射高污染地區(請注意核災輻射污染會受到各種因素影響,並不必然是繞著電廠為中心的同心圓)。因此如果民間輻射調查能夠先瞭解輻射量測相關知識,選擇正確的設備,瞭解所能量測的資訊,並且結合資通訊科技做即時通報與設備的校正,是可以為整體社會帶來許多正面效益的。筆者也十分樂見民間輻射調查團體不斷充實相關量測方法與觀念以正確提供輻射量測資訊給社會大眾。


利用高靈敏度輻射偵測系統測量台灣天然輻射的變化(清華大學@合歡山)。

延伸閱讀

人手一支的輻射偵測器,是全民科學時代的濫觴,還是另一個奠基在偽科學之上的盲目潮流?
輻射劑量一覽表
龍潭血癌冠全台?


作者: 張中一
核能流言終結者成員
IE BUSINESS SCHOOL臺灣校友會創會會長
專長為網路資通訊系統架構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