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大家幫忙彭明輝教授修馬桶──回應彭明輝教授的「屎拉了,糞坑滿溢了,怎麼辦?」一文。

Published on:

彭明輝教授的講法,明顯是譁眾取寵,完全悖離事實。

首先,彭明輝教授對於材料的知識有明顯不足,並不是一體成形的貯存桶在各方面的表現就比焊接型的貯存桶來的好。一體成形因為幾何形狀較為複雜,將大幅增加製作的難度與瑕疵風險。彭明輝教授的該段說法,根本就像是個外行人,而不是機械工程的專業學者。

第二,彭明輝教授誤解焊接與氯離子應力腐蝕間的關係,並不是焊道碰到氯離子就必定會發生腐蝕現象。如果焊接技術這麼不可靠,請問在海上的船舶都是一體成形製造的嗎?

第三,彭明輝教授迷信名牌,誤以為德國貨就比較高級,美國或台灣自己製造的就比較差?美國的焊接技術絕對不會比較差的,否則美國海裡的核子動力潛艇早就沉光了。別忘了核子動力潛艇在運行中,反應器是處於高功率運轉狀態,輻射絕對超過沒有臨界的用過核廢料。美式潛艇的焊道在深海高壓、海中高氯以及反應器運轉的高輻射狀態,依舊使用二三十年,顯然彭明輝教授對於美國的科技力有錯誤認知。

第四,彭明輝教授隨著政客和環團起舞,主張乾貯桶需要恆溫恆濕度的環境控制,這樣的材料會比能夠承受露天環境的材料來的好嗎?這邏輯有沒有錯亂啊!印象中,只有相機底片這麼脆弱的東西,才是要放在恆溫恆濕的環境。符合美國規範的乾貯桶沒有那麼複雜,任何露天環境都可以承受。

第五,美國過去的乾貯桶執照,是在沒有任何的監測系統下一路使用40年,核管會發布的資訊通告是警告各業主,焊道有可能會因為氯離子產生應力腐蝕,希望各業主加裝監測系統。但是(1)應力腐蝕不等同破裂,(2)資訊通告中列舉的案例都是核能電廠而非乾貯桶的案例,(3)模擬案例是實驗室透過加速環境模擬而非實例,(4)台灣的乾貯桶在設計之初就有裝設監測系統,所以彭明輝的顧慮並不存在。

第六,台電辦理乾貯計畫,一切都是按照法規辦理公聽會與地方協調會,並沒有黑箱作業或是公民不能參與的事件。甚至,彭明輝教授所舉的宜蘭人文基金會董事長陳錫南就曾多次與會,所以一直說沒有公民參與的講法完全錯誤,只是政客與環團的作秀手段。如果一定要用iVoting才叫做公民參與,對台電來說,只要立法院立法同意,台電就會照辦,但是現在誣指台電黑箱,這就是抹黑。

奉勸彭明輝教授:屎拉了,糞坑滿溢了,請找專業人士來處理。不要把大便丟到台電身上,還要求對方幫你買一體成形的馬桶。

彭明輝教授的文章連結

清大彭明輝的部落格: 屎拉了,糞坑滿溢了,怎麼辦?

延伸閱讀

【彭明輝《有核不可?擁/反核的33個關鍵理由》流言破解總集篇(一)】
【彭明輝《有核不可?擁/反核的33個關鍵理由》流言破解總集篇(二)】


黃士修
核能流言終結者創辦人

蔡英文的萬萬沒想到

Published on:

上星期,咱們的準總統蔡英文巡視台中火力發電廠,並與業者和環團代表閉門座談。根據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吳焜裕的轉述,蔡英文聽完環團意見之後,驚訝地表示:「沒想到非核之外,還有無煤這麼困難的事!」

嘿,這句話可有意思了。如果吳焜裕不是假傳聖旨,故意衝康自己的主子,那麼蔡英文的回答便十分微妙。蔡英文整天把非核家園掛在嘴上,畢竟那是民進黨的神主牌之一。

但是,你真相信蔡英文今天才知道還有無煤這回事?

去年四月,雲林縣等中南部六個民進黨執政縣市,共同簽署「禁燒生煤及石油焦」聲明,鬧得沸沸揚揚。經濟部急著跳出來警告:若真的禁燒生煤,備用容量率馬上會掉到負值,全台大限電。

我們先排除蔡英文被外星人掉包的可能性,她老早就知道環團喊的是非核又無煤。蔡英文只是把環團當好哄又好騙的白痴,因為她心知肚明那根本做不到。

對了,你有沒有注意到,去年禁燒生煤事件鬧了兩個多月,各方(包括環保署和民間團體)都要求蔡主席應該表態,但是她從頭到尾都不說話,只放著手下去鬧啊?我跟你說,她每次都這樣,還是早點習慣吧。

不過,我對那些環團倒是一點同情心也沒有。

我國的絕大多數環保團體,要嘛從來不讀書、只會做白日夢,要嘛明知現實不可行、故意騙老百姓來賺錢,總之我都管它們叫假貨。假貨的理想世界,不只要廢核,還不能燒煤炭。更夢幻一點的,連天然氣都不准用,只靠吹風和曬太陽就能過活了。

厲害點的環團,巴上政客的大腿,以為可以撈到些好處。現在好啦,蔡英文故作驚訝地說:「哎呀沒想到這好困難啊。」你說怎麼辦?

我說分兩派。一派是繼續效忠主子,必要時在媒體前演演戲,溫和監督一下蔡政府,大家馬照跑舞照跳油水照撈。另一派則是忿忿不平地哭訴,不是說好要做彼此的天使嗎?但這個小英,像是變了心的女朋友,回不來了。

不對,醒醒吧,其實她從來都沒愛過你啊。

別理那些可憐的環團了,咱們還是得回來面對問題。

蔡英文之後「沒想到」的事,還會有很多很多。舉個例子,她前幾天又找了台達電的鄭崇華董事長對談。鄭董在選前就說過,不會把票投給說不漲電價的候選人,這種不怕被清算的勇氣真是令人敬佩。

蔡英文這次向鄭董說明只是「基本度數不調漲」(你家每月用電都在120度以下嗎?),沒說不漲價;並強調三大理由,預估「十年內電價都不會大幅調漲」。這三大理由,一是落實節能、二是綠能成本下降、三是推動廠網分離,提高台電經營效率。

鄭董畢竟是老江湖,事後受訪時表示:「做不到。」

台達電專精的正是節能和綠能領域,鄭董十分清楚企業節電的空間還有多少,以及綠能產業的瓶頸何在。作為實務經驗豐富的企業家,他想必也知道民進黨宣稱修改電業法會帶來高效率低電價,其實是智庫那群蛋頭經濟學者想出來的三流把戲。

蔡英文到時可以輕鬆地說一句萬萬沒想到,但誰又是那倒楣的王大錘呢?


黃士修
核能流言終結者創辦人

陳建成靠北黃士修但不敢開放留言,所以黃士修只好寫一篇回應靠北陳建成

Published on:

看到一位自稱「好久沒上網靠北」的陳建成先生在他板上靠北我批評黃國昌的文,但是他又不敢開放留言,所以我只好寫一篇回應靠北他。陳建成先生的原文在此

1.

陳:『那為何美國位於華盛頓州的漢福德核廢料處理廠,在2013年時,其共177個核廢料儲存槽就有6個發生了破漏?』

陳:『2014年,美國能源部位在新墨西哥洲一個預計可以儲放二十萬年的地下核廢棄物先導廠,在僅僅只啟用放了十五年的核廢料,就發生了儲放容器破漏導致核洩漏的意外?』

陳:『喔,鋯鐵、鋁、水泥可以阻絕輻射,這常識你反反核終結者知道。但還有種電化學反應常識叫做腐蝕、有種物理反應常識叫做熱脹冷縮、應力開裂,你反反核終結者會不知道?你一定知道,只是刻意不講吧?』

典型看到關鍵字就亂開槍。你提到的「華盛頓州漢福德核廢料處理廠」和「新墨西哥洲核廢棄物先導廠」都是處理美國軍方的核武廢棄物。

那些核武廢棄物包含液體,所以的確發生過貯存槽腐蝕穿孔後廢液外流的事件。這在處理上是有點麻煩,但並不代表無法處理,也沒有因為輻射造成現場人員傷亡,更沒有影響大眾健康。

現代核電廠的用過核子燃料是固體,用金屬和混擬土護箱就可以隔絕輻射,幾乎不影響生物圈。另外,核電廠產生的放射性廢液都採用樹脂過濾,再以水泥固化裝桶處理。跟軍方核武廢棄物的情況完全不一樣。

你既然都找到關鍵字了,為什麼不多讀個幾行呢?我才想問你:你一定知道「腐蝕、熱脹冷縮、應力開裂」等理化常識,只是刻意不講「是否安全,取決於科學和工程的專業評估,不是拿幾個關鍵字就來嚇嚇人」吧?

2.

陳:『1.當初老蔣為了核武設在龍潭中科院的TRR,在1972年達臨界運行,直到1988張憲義叛逃被迫停車運作生產的16年間,中科院核研所對這些反應爐連續排出來的輻射廢氣與鈽239的高階核廢料做過什麼保護措施?對環境至今已經造成了什麼影響?』

陳:『2.TRR停運後,鈽239的699支高階核廢料中有39支斷裂美國無法帶走。而這39支核廢料如今又在哪裡?又做了怎樣的保護措施?』

這兩點應該是從賀立維的書中看來的吧。賀立維當年在核研所做核彈,但是對核電廠一竅不通。後來因為張憲義叛逃事件,他也被逼離開核工(武)界,跑到對岸去搞綠能,最近幾年才被宜蘭人文基金會聘回來當顧問,假冒核能專家到處騙錢。

你想知道TRR是怎麼處理,一樣是動手點Google,核研所早就把說明文件公開在網路上了。至於對環境至今已經造成了什麼影響?賀立維每次都提核研所氫爆事件,列了一大堆數字想嚇唬外行人,實際上那些數字有些來自原能會在處理前量到的數值,有些則是民間團體用非專業儀器自行量測的數值。

賀立維沒告訴你後半段的故事:經過除污之後,當地的輻射值早已回復正常背景輻射。龍潭當地民眾的白血病或甲狀腺癌發病率並沒有升高,國健署、衛福部、核研所也都發表新聞稿澄清這些謠言了。

而且這些事情,都跟核電廠沒有關係喔。

3.

最後說個小故事。我讀清大的時候,校內曾經有過衛生棉阻塞化糞池,加上大雨導致二一坡出現泥火山噴發的事件。我就不放連結了,想見識的自己Google一下。

化糞池的大便外洩,噁心不噁心?超噁心。有沒有危險?算是有,至少我不想碰它。能不能處理?可以。不然你會主張廢除化糞池,或者叫大家不要大便嗎?白癡才會。

請問陳建成先生,你吃完加兩顆蛋的泡麵,這幾天有沒有製造具化學揮發性的廢棄物啊?如果你製造的廢棄物(還不一定是固態)可以處理,核電廠的核廢料怎麼不能處理呢?

基本上我是不建議按照柯文哲的方法,把肛門縫起來啦。但是依你這麼弱的論述能力,我看你還是乖乖躲回家,不要隨便出來亂靠北吧。

參考資料

2-6、聽說臺灣沒有能力處理核廢料,我們還要繼續使用核能嗎?
核能研究所_全球資訊網-新聞發布-揭開核研所神秘面紗
有關外界對核研所早年輻射汙染鄰近地區質疑之說明
核研所不會再有氫爆污染事件 妥善管理放射性廢棄物消除污染顧慮
核廢料致龍潭鄉民罹癌增?國健署澄清
龍潭血癌冠全台?遭疑核災 衛福部駁:數字憑空而來


黃士修
核能流言終結者創辦人

卓鴻年博士,跟賀立維、徐光蓉等招搖撞騙之輩混在一起,實在有損您的身段啊!

Published on:

卓鴻年博士回應我批評黃國昌的文章,宣稱指出我文中有關使用後核燃料中期乾式貯存與尤卡山計劃兩點不正確的說法。但是我看了一下,發現卓鴻年博士大概是沒看清楚文章所以誤會了。

為了讀者方便,我採用反核部隊Ada Chou的譯文。但AC姐有多次超譯的紀錄,所以我還是附上卓鴻年博士的原文

1.

卓:『美國與其他核電國家對於使用後核燃料中期乾式貯存的需求,並沒有被列入當初建造與營運核電廠的計劃內;只有中期濕式儲存在冷卻池中,才有被列入核電廠的設計。中期乾式貯存是後來當使用後核燃料/高階核廢料最終貯置場無法在預定的時間內建好,才應需求而產生的暫時解決辦法(按,否則冷卻池滿載,核電廠則無法繼續運轉)。』

卓鴻年博士說的這部分沒錯,但完全沒有反駁我的說法,甚至還加強了我的說服力。

以美國來說,尋找高階核廢料最終處置場是聯邦政府的責任,民營核電廠業者也已經為此繳交費用作為基金。但是當聯邦政府未能如期找到最終處置場,導致核電廠業者必須興建乾式貯存設施以維持營運,是業者的合法權利,而且這筆錢理應由聯邦政府負擔。

回到台灣的情況,我說的是:『針對個別電廠的乾貯設施,是運轉需要的特定設施,沒有選址問題,除非是要另蓋集中式乾貯設施。』

在廠區內,若要興建新的濕式貯存設施(用過燃料池)、乾式貯存設施,都沒有重新選址的問題,只要符合法定的環境影響評估、投資可行性評估、安全分析評估等程序即可。

用過燃料池滿了,要不要再蓋一座?可以,但因為燃料池需要主動冷卻設備,要用水用電,而且從舊燃料池連結到新燃料池的水下作業空間規劃很麻煩,實在不是聰明人幹的事。

卓鴻年博士一定知道燃料棒從反應爐退出、在燃料池冷卻幾年之後,衰變熱會大幅下降到只需要空氣對流散熱即可,乾式貯存的鋼桶和混凝土護箱也能很好地阻隔輻射。

所以世界各國大量採用乾式貯存設施,這已經是很成熟且安全的技術。乾貯放在廠區內,也是絕大部分電廠的做法。至於有些人說要給乾式貯存設施蓋屋頂、吹冷氣才安全,只是想故意拖延的手段,與安全性無關。

黃國昌卻希望將已經使用過的核燃料從核電廠內移出,另外在國內尋找一個地方統一放置,這勢必面臨各地方政府的反彈、地方民意的反彈、地點妥善性的爭議。明眼人都知道,這同樣是「技術上可以處理,但政治上不能被處理」的手段,否則之後就沒辦法消費這個議題了。

2.

卓:『有關尤卡山計劃,美國至今仍然尚未決定它是否會復活。美國核能管理委員會(NRC)發照的決定只是核能管理方面的一個步驟,最後會如何演變是取決於未來美國政府、國會,以及其他程序。要說該計劃的決策只是政治因素,未免過於簡化。它其實是美國核廢料法案及其修正案(US Nuclear Waste Policy Act and its Amendment)沒有獲得內華達州的支持與共識,所導致的複雜的政治後果。』

卓鴻年博士這段寫得前後矛盾,先說「說該計劃的決策只是政治因素,未免過於簡化」,結果馬上又說原因是「複雜的政治後果」。

的確,連當地人都認為尤卡山計畫受阻,是由於複雜的政治因素。

Eureka County, Nevada -- Yucca Mountain.org, Fri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FAQ's

"However, the State of Nevada and other groups believe politics played a huge role in the decision. Notably, when the 1987 NWPA amendments were passed, the Speaker of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was Jim Wright, from Texas, and the House majority leader was Tom Foley, from Washington State. Nevada was the smallest and politically weakest state of the three."

我知道卓鴻年博士也參與過尤卡山計畫,但可能貴人多忘事,順手幫您做個小整理,恢復一下記憶。

‧2008年,美國能源部向美國核管會送件申請在尤卡山建造永久處置設施計畫(包括軍用高階核廢棄物)許可執照。

‧2009年,歐巴馬上任後為實現競選承諾宣布關閉設施計畫,美國能源部隨後提出終止申請尤卡山設施計畫執照。

‧2010年,美國核管會認為能源部無權單方面撤銷國會通過的計畫,需再次提出申請;美國聯邦法院也受理反對能源部終止尤卡山設施計畫訴訟。

‧2011年,歐巴馬拒絕編列尤卡山設施計畫預算,美國核管會暫緩審查。

‧2012年,美國眾議院通過議案修正,給予核管會預算進行審查;聯邦法院要求核管會公布尤卡山設施計畫的安全審查分析報告。

‧2013年,美國聯邦法院裁決要求核管會完成尤卡山設施計畫的安全審查分析報告,繼續進行執照核發程序。

‧2014年,美國核管會完成尤卡山設施計畫部份安全審查分析報告,場址是安全的。

‧2015年,美國核管會完成尤卡山設施計畫其餘報告。

尤卡山計畫從未終止,只有政治角力暫緩。目前的進度只剩下資金、土地水源控制權、最終環評報告以及建照發放待解決。當然,這不是說尤卡山計畫從此就一帆風順,我也從未這樣認為。

再說一次,政治因素很複雜的嘛。

3.

卓:『尤卡山計劃給美國的一個教訓,就是未來核能設施選址的共識,公民教育與參與是非常重要的。也許台灣在任何核電相關設施上,都該記取此教訓。展開公民對話,以及政府機構的政策資訊透明化,是民主社會的重要原素。』

這段我是同意的,但就如我之前所說:『事實是,新建設施必須經過環評、投資可行性評估、安全分析等程序。環評程序本來就有範疇界定、公告閱覽、說明會、公聽會等公民參與的途徑。』

如果要談公民參與,那為什麼當地居民支持尤卡山計畫的意見無法被突顯?

Top 10 Facts About Yucca Mountain - Nuclear Energy Institute

"In 2012 Nye County sent a letter to the secretary of energy agreeing to host the repository in line with the recommendations of the Blue Ribbon Commission on America’s Nuclear Future for consent-based siting of such facilities. It was only the latest of several resolutions in support of the project."

同樣的,為什麼那些北海岸居民支持核電廠的聲音、恆春鎮居民支持核電廠的聲音、蘭嶼居民支持低階核廢料貯存場的聲音,從來沒有被重視?大家以為當地人一定都反核嗎?錯,但他們已經「被代表」所以沒辦法「公民對話」!請問這就是我們希望的民主社會嗎?

4.

說到最後,我有個問題想順便請教卓鴻年博士。

為什麼您過去幾年來,總是跟反核團體(反核部隊、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等等)勾搭在一起,卻又不指正它們的錯誤?依您的學經歷,想必知道反核團體說了多少謊,您為何故意裝作沒看見呢?您的盤算到底是什麼?

跟賀立維、徐光蓉等招搖撞騙之輩混在一起,實在有損您的身段啊!


黃士修
核能流言終結者創辦人

太陽花戰神的程度也不過爾爾

Published on:

話說新科立委黃國昌在開議第一天質詢就挑核廢料處理問題是吧?看了一下逐字稿,太陽花戰神的程度也不過爾爾。

[爆卦] 今日立法院質詢 黃國昌委員部分 逐字稿

1.

黃國昌談的核廢料處理問題主要有兩個,一是放在蘭嶼的低階核廢料沒有遷出,二是核電廠的用過核子燃料池爆滿,突顯最終處置場的選址問題。

在討論公共政策之前,我們必須先釐清科學事實,這個順序非常重要。無論高階或低階,核廢料與其它廢棄物相比的唯一獨特之處便是輻射。如果黃國昌的中學理化有學好,應該知道輻射是可以被阻隔的,而且並不是很難。

帶有輻射的核廢料,只要用鋼桶和水泥封裝起來,請問它會造成什麼危害?沒有,而且它幾乎不影響生物圈。在其他工業,我們幾乎找不到對環境如此負責任的廢棄物處理方式。這些資訊都是很容易就能找到的,但是黃國昌裝作不知道。

2.

了解這點之後,我們再來談蘭嶼的低階核廢料。連在貯存場長年工作的台電員工都沒因為輻射而有健康問題了,請問最近距離至少在5公里外的部落居民,要怎麼因為核廢料受害?

雖然我知道蘭嶼核廢料根本不影響居民健康,但我贊成核廢料遷出蘭嶼。黃國昌不敢說的是,並不是所有蘭嶼居民都反對核廢料放在那邊。有些人視核廢料為蘭嶼惡靈,終日擔心受怕。請問,是誰害他們一輩子活在恐懼的陰影之下?就是像黃國昌這樣的反核政客,以及背後的利益團體。

也有些人主張可以遷出,但補助要繼續發放。這當然沒有道理,所以整個計畫就卡死了。如果黃國昌有GUTS的話,請跟我一起主張:立刻遷出蘭嶼核廢料,並立刻取消所有回饋金,包括電費全免的補助。

3.

接著是高階核廢料的中期貯存場和最終處置場問題。先談中期貯存場,也就是乾式貯存設施。針對個別電廠的乾貯設施,是運轉需要的特定設施,沒有選址問題,除非是要另蓋集中式乾貯設施。

黃國昌的另一個慣用手法,便是把問題都推到反黑箱。他想把決定場址的過程,試圖導到未經公民參與不該決定場址。但事實是,新建設施必須經過環評、投資可行性評估、安全分析等程序。環評程序本來就有範疇界定、公告閱覽、說明會、公聽會等公民參與的途徑。

黃國昌說沒有公民參與是黑箱作業,事實上是這個參與的方式不是他要的,但台電也不可能逾越法令。我們應該問的是,黃國昌為什麼只會拿公民參與當幌子?因為這樣可以塑造民主的錯覺,最容易騙到選票。

4.

黃國昌提到Obama終止Yucca Mountain最終處置場計畫。但他的資訊沒有更新,那是2012年的事。美國核管會在2014年已經重新啟動該計畫。

如果黃國昌有做更深一點的功課,更應該知道Yucca Mountain最終處置場計畫受阻的關鍵,也是政治因素,而不是技術問題。過去民主黨佔國會多數,所以相關計畫被擋下。

是不是跟台灣很像?核廢料不是技術上不能處理,而是政治上「不能被處理」。政客藐視專業,舉世皆然。

5.

黃國昌說,北海岸的居民忍受核電超過40年,核電廠對環境造成負面衝擊,但這些說法從來沒有科學研究證實。我們同樣要問,是誰讓北海岸的居民活在恐懼的陰影之下?就是像黃國昌這樣的反核政客,以及背後的利益團體。

對於公共議題最基本、也很少人敢談(因為政治不正確)的問題就是:我們能不能容忍社運團體/公眾人物用謊言欺騙大眾獲取名聲利益?

核能流言終結者的答案:如果我們不能容忍政府說謊,那我們當然也不能容忍社運團體/公眾人物說謊。說謊的行為都必須被譴責,公共議題的討論品質才有進步的希望。


黃士修
核能流言終結者創辦人

反核的政客,還要繼續欺騙我們多久?

Published on:

高階核廢料在國際間早已有成熟的處理方法,目前也有上百座乾式貯存設施正在使用中。輻射線只要用鋼桶和混凝土護箱阻隔起來,高階核廢料就不會傷害到任何人,遠比人類製造的其它廢棄物還要安全、而且體積極小。

然而,許多有心人士散布謠言,表面上要求「核廢料處理」,實際上卻是「阻止核廢料被處理」。讓北海岸的居民誤以為核電廠和核廢料非常恐怖,一輩子擔心受怕。

過去四十年,台灣人民的確受夠了。反核的政客,還要繼續欺騙我們多久?

‪核廢料放我家啊又沒在怕的‬
多懂一點科學可以讓你安心領回饋金‬

相關新聞

北海岸受夠了! 黃國昌:明開議先質詢核廢料處理
時代力量考察核電廠 黃國昌預告明質詢講這個
立法院明天開議 黃國昌要核電廠挫勒等
新國會明天開議! 黃國昌預告:將質詢「核廢料」議題

圖片來源

台灣鯛民


黃士修
核能流言終結者創辦人

從《大尾鱸鰻2》看到蘭嶼人為何一輩子活在恐懼陰影之下

Published on:

最近因為《大尾鱸鰻2》這部片子,又有人提起蘭嶼核廢料的爭議。

但是,大家真的了解蘭嶼核廢料是怎麼回事嗎?大家知道蘭嶼的低階核廢料貯存場離最近的部落有5公里,而且中間有群山阻隔嗎?

即使在貯存場,量到的輻射值比台北、台中、高雄等都市還低,台電員工長久在那裡工作也沒出現健康問題。請問核廢料到底要怎麼用超自然的方式讓蘭嶼居民致癌呢?

我們必須嚴肅面對「環境正義」的關鍵問題:蘭嶼居民對核廢料的恐懼心理是真的,但恐懼理由卻是假的。究竟是誰讓蘭嶼居民相信那些錯誤說法,一輩子活在恐懼陰影之下?究竟是誰長久以來消費達悟族人,騙他們去仇恨政府和台電?

正是那些藉此獲取名聲利益的反核環保社運團體。(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還有其它有的沒有的公民團體,我就是在說你們。)

試問:你能不憤怒嗎?

建立在謊言之上的社會運動,根本是在玷汙整個社會的道德。不要以為先舉起正義的大旗,就可以逃過所有人的檢視。也不要以為說謊時囂張跋扈,被拆穿時就可以假裝溫和理性。真正的蘭嶼惡靈,潛藏在散布謠言的人心中。

這就是我們選擇站出來對抗造謠者的原因。

延伸閱讀

核電廠對蘭嶼居民不正義? - 核能流言終結者維基 - Wikia

[破解] 原委會、台電在蘭嶼以興建魚罐頭工廠為名,興建核廢料儲存場

台電阿凱第15話,蘭嶼的低階核廢料(1)
蘭嶼的低階核廢料處理。

台電阿凱第16話,蘭嶼的低階核廢料(2)
低階核廢料之溼性核廢料處理。

台電阿凱第17話,蘭嶼的低階核廢料(3)
低階乾式核廢料處理。

台電阿凱第18話,蘭嶼的低階核廢料(4)
多重屏障處理:囚禁的小巨人。


黃士修
核能流言終結者創辦人

我對於劉黎兒「台電宣傳輻射無害」文章頗有意見

Published on:

我對於劉黎兒小姐的文章頗有意見。QQ

〈廢核救家園〉台電宣傳輻射無害 新國會應刪洗腦預算

所謂科學就是經過反覆驗證,經得起考驗的論述,事情最怕一知半解、斷章取義,涉及人身安全、環境變遷的事情,如果單純只散播恐懼,不深入探討,那並不是在教育大眾,只是散播個人想法。所以我無償的幫本篇文章補充資料。


輻射劑量論高低都會造成病變,是以「線性無閥值假說成立」為前提,但此一說在學術界仍有爭議,與流行病學觀察不符,根據近百年的癌症放射治療臨床經驗,輻射對於人體須高於一定的門檻(100毫西弗)才會開始造成影響,若低於此門檻,細胞有自我修復能力,導致輻射的影響過於微小而終其一生都無法觀測到差別。

詳見:人類健康需要多嚴的輻射劑量規範?


台電將民眾帶至核四安全區參觀,就是要教育民眾,減少一知半解的狀況,在核電廠安全區不會接觸到輻射劑量,也不會危害這些參觀民眾,或造成身體上的後遺症,工作人員每天都在安全區工作,輻射對他們也確實沒有造成影響。

劉黎兒小姐是歷史學系,並非理工專業,只是個新聞記者與兩性作家,卻質疑清大核工教授的教學是錯誤的,這有些不合常理,我建議劉黎兒應該在上課的時候,提出質疑或反駁,直接辯論才能戳破教授的謊言,防止這樣的偽科學繼續流傳。

車諾比最近盛行觀光產業,因為當地輻射劑量已經降低到可以旅遊的程度,一般來說,人類生活的環境輻射背景值,大概是0.09到0.3微西弗/小時,烏克蘭首都基輔,測試當地的輻射劑量,約為0.15微西弗/小時,所以基輔的輻射劑量並沒有特別高,「車諾比管制區」的檢查哨時,輻射劑量也僅有0.16微西弗/小時,並沒有想像中那麼恐怖,全新的石棺也快要建造完成,之後劑量會更低。


福島的食物材料,輻射劑量已經低於環境背景值,甚至比一根香蕉還要低(香蕉含有天然核種,鉀40),所以早就解禁,現場土壤也已經打包、隔離、妥善處理,未來癌症機率更高的說法,應該抱持存疑的態度,或說明為什麼輻射線更低的未來,甲狀腺癌的機率反而越高。

甲狀腺癌是因為核電廠事故,釋出的碘131放射核種,被人體吸收至甲狀腺造成,碘131半衰期8天,核電廠早就不再爆炸,現在也過了至少100次半衰期,為什麼會有新的癌症、癌症越來越多,是根據什麼理論,不要斷章取義、轉貼台灣新聞,希望能把日本專家的說法,完整的講出來,這才是民眾需要的知識。

參考資料:能源豆問 10 福島謠言破解


Nature雜誌的Reactors, residents and risk這篇文章中有提到幾個風險因素:人口、外部威脅、設計與年齡、文化。

台灣核電廠,基於人口密度,被「Nature」雜誌評定為最危險的核電廠前三名,但是在其他項目都沒有得名,主要是台灣地狹人稠導致,並不是核電廠不安全,媒體斷章取義,而不完整翻譯原文,或許我更應該相信清大核工教授的課程,因為教授不會斷章取義,可是媒體整天都在斷章取義。

參考資料:核為真相:全球最可怕的三座核電廠,台灣有兩座?


Rich Weber

文章來源

試著裝成飯盒跟我教的國中生聊能源

Published on:


↑此飯盒非彼飯盒,我只是想不到要放什麼圖......

去年的故事。

〈一名國三學生說他的模擬考成績是3A2B,2B分別是數與理,使他在大考將即的此刻,對這兩科備感挫折。〉

我:「所以你會因此討厭數理嗎?特別是科學之類的東西。」

生:「我覺得不能這樣講,科學的出發點是立意良善的,沒有科學就沒有現代文明的便利。」

我:「是這樣嗎,難道科學就不會產生問題?」

生:「科學是可能有些問題,像是汙染跟濫用。」

我:「你也瞭解嘛,這樣你還願不願意尊重專業,相信科學家的說法?」

生:「我還是會尊重專業,因為環境污染是科學肇始...(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初?)...對,工業革命以後那段時間,那時候科技的成熟,搞定了很多原本無法辦到的事,但是造成的環境汙染是當時的技術沒辦法處理的。」

「但是現在環保意識抬頭,科技也進步了;科學家自己的組織也制定很多規範,加上政府的法規,還有我剛剛說的,科學的出發點是對人類好的,所以我還是會相信科學家的專業。」

〈眼睛一亮〉

我:「對了,你剛剛提到汙染,可不可以說說看是什麼樣的汙染?」

生:「空氣汙染,為了有動力,所以要燒很多煤炭,到處都是煙囪排放很多煙塵,結果都市都灰濛濛的...(你說的是不是火力發電?)...對。」

我:「聽起來很嚴重,那怎麼辦?」

生:「所以我們要有替代能源。」

〈替代能源耶,Wow!〉

我:「替代能源是指什麼東西?」

生:「像是核能...」

我:「核能?〈皺眉頭〉為什麼是核能?沒有其他的嗎?再生能源之類的。」

生:「核能的電力產量很大,而且穩定,又不會釋放煙塵。太陽能板我覺得不實際,台灣的日照時數不夠,效率也不好,我聽說就算台灣蓋滿了太陽能板,發電量也只能達到核電廠的零頭。」

「而且製作過程中會產生很多廢水,處理這些又要耗費很多資源和錢,這樣不經濟也不環保。」

我:「是喔,那風力不行嗎?」

生:「老師說丹麥能夠發展風力,是因為他們是在那個什麼風帶...(信風或西風?)...對,風力很穩定,所以才搞得起來;台灣是季風氣候,落差太大、不夠穩定,沒有風的時候風車也不會轉。」

我:「嗯,所以你覺得只有核能比較實際?...(對。)...你知不知道你這種看法很不符合社會主流見解?」

生:「〈乾笑〉可是還是得找個實際的辦法啊,符合大眾期待可是沒辦法發出夠用的電,那也沒用啊;再生能源不是不好,是現在還不行。」

我:「不錯,有道理。可是核電廠會產生核廢料耶,會汙染耶,這要怎麼辦?」

生:「老師,你可能不知道核能比起其他發電方式,產生的廢棄物真的很少很少,一人份的火力發電廢氣加起來有好幾棟大樓...可能還超過〈他應該想表達一生中的耗電量〉,可是核能只要一個養樂多瓶,根本不怕沒地方放。」

我:「可是核電廠會ㄅ...」

生:「〈打斷〉老師不用擔心核電廠的安全問題,就算三一一的事故發生在台灣,嚴重程度也不會那麼誇張,台電有斷然處置〈!〉,不像日本東電那麼遲鈍,真的發生事情大家只要躲在室內就好。」

「台電的好評價是世界有名的,日本在這方面就作得很差...(怎麼可能,日本耶?)...是真的,因為他們核電廠的海拔高度不夠高,海嘯牆也不足,所以海嘯淹進核電廠,發電機故障,反應爐沒辦法冷卻,人員又只能旁觀,不及時處理,結果就爆炸了。」

我:「這些東西是誰告訴你的?」

生:「老師上課有提到一些觀念,我也看了些書或網路文章,比較之後覺得應該是這樣的結論。」

我:「你很不錯,思緒也很清晰,其實你的觀念幾乎都是正確的,也很務實。」

「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很重要,很多人都是盲從的,很容易把事情二分成就『只有好』與『只有壞』,你的觀點能夠比較優缺後,選擇較合理的一項,這一點很多大學生甚至都不如你〈模仿一段飯盒態度〉。」

「你也不會因為我質疑就隨便動搖自己的結論,代表你是做過功課的,在當代真的很難得,期望你能繼續保持這樣做學問的態度,你真的很棒、很不簡單。」

生:「〈不好意思的笑笑〉謝謝老師,我會的。」

某國中體育班,我真是對你們刮目相看。XD


張祐齊

文章來源

圖片來源

流言破解:車諾比、福島非動物天堂!美專家證實輻射致基因病變?

Published on:

via 洪國鈞(Richard K. C. Hung)

這則報導其實已經過份誇大了,同時也曲解了原本主講者的本意,原主講者應該很明確地清楚,他的發現在證據力上還無法達到證實理論的最終階段,頂多只是在支持假說的其中一個階段。所以這部份非常明顯是記者超譯或亂譯的結果。

車諾比、福島非動物天堂 美專家證實輻射致基因病變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車諾比、福島非動物天堂!美專家證實輻射致基因病變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輻射致癌本來就非常明確,在1次照射100mSv以上的劑量時,可以觀察到對癌症的好發率有增加的趨勢,這個劑量門檻在科學上有明確證據,無論支持核能或反對核能的人,對於1次性照射100mSv的輻射劑量會增加癌症風險這件事,並無爭議。

然而,真正的爭議點,是在100mSv以下(後面稱為低劑量輻射)的情況,在此劑量門檻以下時,我們可以觀察到輻射可能會產生異變的證據,特別是在為劑量學領域;卻也可以觀察到低劑量輻射可以有類似疫苗一樣的效果,可以增加免疫系統的能力,此種現象稱為輻射激效效應(Radiation hormesis),相關論文可以查詢如下,此現象亦在國際權威期刊Nature刊載:

  1. Calabrese, Edward J; Baldwin, Linda A (2003). "Toxicology rethinks its central belief". Nature 421 (6924): 691–2. Bibcode:2003Natur.421..691C. doi:10.1038/421691a. PMID 12610596.

  2. Feinendegen, L E (2005). "Evidence for beneficial low level radiation effects and radiation hormesis". British Journal of Radiology 78 (925): 3–7. doi:10.1259/bjr/63353075. PMID 15673519.

  3. Kaiser, J. (2003). "HORMESIS: Sipping from a Poisoned Chalice". Science 302 (5644): 376–9. doi:10.1126/science.302.5644.376. PMID 14563981.

目前,低劑量輻射對人體或動物是否有明確傷害,爭議點大概都是在觀察族群的邊界條件、輻射致癌的基本模型、線性傷害的斜率、輻射線的相對性生物效應、輻射併發症病理丶基因細胞的新事證與流行病學調查的修正因子等,這個爭論已超過半世紀,迄今仍沒有定論。

有關車諾比爾低劑量對人類影響的研究,目前仍在追蹤,最新的發現報告是在2006年,車諾比論壇在2011年4月20日到4月22日於基輔召開,針對2006年發行的報告,並沒有提出重大更新。

Chernobyl’s Legacy: Health, Environmental and Socio-Economic Impacts and Recommendations to the Governments of Belarus, the Russian Federation and Ukraine

聯合國輻射科學效應委員會依據廣島長崎原爆倖存者,迄今仍然觀察中,針對低劑量輻射的健康效應,也沒有確切的結論。

Report of the United Nations Scientific Committee on the Effects of Atomic Radiation 2010


via 顏聖紘(Shen-Horn Yen)

最近好多NGO在轉什麼"車諾比不是動物天堂,專家證實動物受輻射影響"的文章。好,此事其實沒有那麼簡單,車諾比核災的確有影響到當地生物,但,不是所有生物都會很快地反應給你看,讓你印證那就是核子災變所造成的效應。

2015年10月其實有一篇發表在Current Biology的論文指出,通常被認為對環境變化最敏感的大型哺乳動物,居然增加了。

Long-term census data reveal abundant wildlife populations at Chernobyl: Current Biology

文章中提到,1986年車諾比核災之後,有11萬6000人被永久撤離這個面積達4200平方公里的地區(約等於整個南投縣,或是新北市加宜蘭)。有關車諾比核災究竟對當地野生動物的影響在過去其實有相當長期的爭論。有些先前研究指出在隔離區中,輻射污染對野生動物有相當程度的損害,但是在這個研究中卻得到完全相反的結論。草食性大型哺乳動物的豐度在隔離區與非隔離區並沒有顯著差別,而狼的豐度甚至還高了七倍。

這個研究指出,輻射的確會對個體動物造成傷害,但是當"人類"被永久排除於環境中,輻射所帶來的效應居然變得沒有那麼顯著。因為當人類住在那個地方時,開墾與授獵所帶來的污染與破壞的效應,遠大於核災。

這個研究並沒有替核災洗白,只是說,看待核災對生物影響時,要謹慎一些。

延伸閱讀

核能流言終結者聊天室討論串

Critical Analysis of Mousseau Fukushima Presentation - Atomic Insights
25年後,野生動物:「車諾比,幹得好!」 - PanSci 泛科學
核災 30 年後的車諾比,成野生動物天堂 | TechNews 科技新報